禮拜三。
中會課完是系上的耶誕傳情,當學弟妹們拿著大家的禮物鬧哄哄地走進教室,頓時才覺得耶誕來臨了,氣氛濃得化不開。收到了同學送的花、巧克力、糖果,以及心意滿滿的卡片,很開心;雖然都是很熟的好友,平時說話都沒什麼好藏,但看到卡片的內容還是覺得很窩心。
中午和我們這團好朋友,約好到林蕙真的辦公室吃飯,順便問導師一些問題,沒想到一聊就兩三個小時,我感覺自己的未來生涯被用力地震撼了一下;以為自己未來的路很窄,沒想到是又窄又模糊,一切都待思考。離開老師辦公室,我和丁泰、秋文繼續私下討論,雖然彼此的問題困境都不一樣,但至少最終理想是相同的,這一刻突然覺得彼此親密了起來。

然而,好多事要想,頭很痛。

禮拜四。
中午去吃雙班導生宴,在新光三越A8館六樓的Paris,是一家高級的法國海鮮餐廳。當我走進這著環境,感受高級的燈光氣氛,一排排精緻料理與各色生魚片,現做牛排、紅酒白酒XO,以及現場鋼琴伴奏,頓時感覺自己備受尊寵,這種體驗讓人不自覺地陷入資本主義的某種意識中,令人迷惑,難以跳脫;看著會計系的同學們,優雅的嚼著食物,咯咯笑聲在明亮的燈光下閃耀著,很容易想像將來的我們,同樣會活在這種美景中。
下午的哲學與人生課,心裡還是有些悸動,所以大膽的做了,比想像中簡單,但也比期待的難。
晚上是社團的耶誕聯歡,大家開心的跳舞,一邊交換禮物、看表演、吃吃喝喝…。收到了社上大家寫給我的卡片,裡頭密密麻麻的小字,這是大家趁著午聚和社課空檔的細碎時間完成的,很珍貴的一張聖誕祝福;裡頭有幾句話touch到自己內心,這樣就夠了,之前為社上付出的一切血淚都覺得,好值得。
跟有些人跳舞或覺得很high,跟有些人聊天也是,人還是最重要的,好可愛的大家。

禮拜五。
早上中會課,中午到213,小P送我一雙拖鞋,還拿到圓珠的貢糖,心裡感動了,但嘴巴又害羞說。哎唷!
剛好文斌來台大,所以中午就約一群同學吃飯,大家似乎很久不一起吃飯了,會計系的同學果然都非常益友,只課業不酒肉,連出去玩都少;雖然每次一起吃飯出去玩都會覺得很開心,但誰也不知道下一次在哪裡,忙什麼?
今天發現我和文斌認識五年了,好久喔。時光不會倒轉,但總是會淡淡的記得。
晚上我們三個女生要去清交舞會,所以下午就到杏娟的宿舍打點。It's Girls' time,秋文加了甜甜的腮紅,杏娟畫上長長的睫毛,兩個人立刻電了起來,我非常有成就感,像發掘了兩顆星星。
舞會竟然沒有跳舞,我沒有得到我渴望的high,不過主辦單位滿闊綽的,丟不完的螢光棒與免費的酒,薄荷口味的冰火是白色,葡萄口味的冰火是紅,兩道顏色加在身體裡,可惜並沒有燃出什麼。我來新竹是為了,開眼界?不過台北人的確太封閉。
結果,我還是得到我想要的。我是任性吧。「咻──蹦!」最愛的煙火滿天。

把一個人炸到心碎,會不會也是這麼美?
What do I care?????

有一個人送我回家。







禮拜六。
愉悅的早餐在Mr. Brown,啜飲著咖啡和往事。
和一個人夠熟,才能聊的有廣度、有深度。每一個人都是有故事的人,過去的故事塑造著現在與未來,可能深情,可能殘破,要了解一個人,要從他的故事開始。

我發現到我並不喜歡我的故事。 我想要新的事。

獻給耶誕節「美好年代」,是一個美好的選擇,我想我之後也找不到時間去看了吧。和N去看是一個對的選擇,可惜今天我的心靈並不夠純淨,還是很世俗,傷傷擾擾,蹧蹋了藝術。不過還是有好心情,在B1的互動展區留下了我的小作品,沒有標題沒有留名,但我期待眾多參觀者中能有一個人,揣測到我心。
騎車到河濱,吹著冷風看日落,長長的頭髮和笑聲紛飛,我很開心了,不應該要求太多。

晚上本來要去河岸留言,不過晚了一步。到耶誕節就會開始抱怨台北人實在太多,外面到處都滿了,只有家裡空了。
跟某些人在一起不用有什麼計畫,且戰且走也很開心。我發現我和W的生活實在太不一樣了,同一個話題可以有不同的情緒,連一條同樣的路都可以充滿新奇,而W的笑聲會讓人很high,好像不會累,到多晚都一樣。我有時覺得在他身邊我變成另一個人。
真正體會到,一個人不可能過每一種生活,但認識不一樣的人,人生會突然豐富很多。
半夜回家,真的累了,瘋狂的這幾天玩到快感冒。我知道,我可以把我的生活用玩樂排爆,不過我不會這樣。Just give it to something special, someone special.


六年來第一個single的X'mas。聖誕快樂!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un 的頭像
Yun

Yun+職場旅行

Yu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