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001600     

最近看了一部我很喜歡、拍得很細緻的電影─名畫的控訴(Woman in Gold),講述奧地利一個富有的猶太家族,在二戰時期家族的所有財物,包含一幅家族成員的肖像畫「金衣女子」,都被納粹無情掠奪;這幅畫後來成為維也納貝維德雷宮美術館的鎮館之寶,然而這幅畫真正的繼承人,也就是金衣女子當年被迫逃到美國加州的姪女Maria,在50年後透過跨國訴訟,要求奧地利政府「返還」她的私人財物。

跨國訴訟就像是小蝦米對抗大鯨魚,Maria曾多次釋出和解的善意,但奧地利那派的律師強硬且絲毫不肯讓步,Maria曾生氣地問他們:「可以告訴我你們堅持的理由嗎?」

「這本來就是我們的東西,我們為什麼要放棄。」

Woman-in-Gold-10-1000x562

這位「金衣女子」生前其實有遺願將這幅畫贈與維也納的美術館,只能沒想到他們的「祖國」奧地利,後來被屠殺猶太人的納粹主義淹沒,大屠殺成為了一道族群的傷口。

結局是什麼我就不在這裡說了,只是最後有段發人省思的文字,大意是當年猶太人被納粹非法掠奪的藝術品數量龐大,目前正在進行的返還案件還很多,是一條很漫長的路。

這時我腦中閃過一個問號,猶太人控訴上個世紀納粹掠奪了他們的藝術品,那猶太人在這個世紀掠奪了巴勒斯坦人的土地,他們又要向誰控訴呢?

11709727_10207415844258813_1774183047368016648_n

在過去數百年來猶太人在歐洲被反猶勢力迫害,納粹大屠殺絕對是一個血淋淋的歷史傷痕,1947年聯合國決議讓猶太人「復國」,把巴勒斯坦一半的土地建立猶太國家─以色列。

猶太國家其實是個很複雜的詞,就像你問我納粹國家是什麼?

猶太人終於有了自己的國家,但我們看到,原來在那片土地上的阿拉伯人卻成為次等公民、難民或是恐怖份子。1949年中東戰爭後以色列占據巴勒斯坦地區超過78%,到了今天,巴勒斯坦幾乎從地圖上消失,百萬計的巴勒斯坦人永遠沒有了家鄉,加薩走廊現在恰似一座大型露天監獄,裡面的人出不去,外面的救援資源進不來,被剝奪了夢想與希望的人,活著不過是隨日子凋零。

還記得2014年六月底以色列空襲加薩的事件嗎?在事過一年後,新聞畫面中加薩的面貌依然是斷瓦殘壁不堪觸目,戰爭彷彿是昨天才發生,重建物資被擋在牆外,能夠建設渴望工作的壯年人口卻無事可做。

14924511545_a9911aae4a_o

以色列為什麼不能停手?加薩走廊和約旦河西岸不能還給巴勒斯坦的人民嗎?但對猶太人來說,這裡是他們的應許之地。電影裡的對話突然變得很諷刺:

「這本來就是我們的東西,我們為什麼要放棄。」

 

 

 

Source: http://bigthink.com/strange-maps/587-maps-as-war-by-other-means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商務女孩愛旅行

Yu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