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上海出差,短短幾天,又把很多在上海查帳的回憶從腦中翻了出來。

記得當年在上海所做一家IPO,客戶讓我們一組八九個人,全都住在五星飯店,午餐晚餐吃得是精緻的宴會菜,對我們非常禮遇,搬了一台筆電讓我們進入財務系統,會計經理每天陪我們加班到十點多,連周末都陪,我們以為這是一個好客戶。

不過總覺得有什麼不太對勁,客戶的辦公室冷冷清清,只有一個窗口,就是那個不太有經驗的「會計經理」,有什麼問題只能找她,說得好聽點是統一回答,難聽點就是不願意讓我們見其他人,而她好像又一問三不知。

我們In-charge留下了一番名言:「這家客戶人很好,就兩樣東西沒有,就是這個沒有,那個也沒有。」

又過了兩天,突然有了戲劇性的進展,一個上海的staff用客戶提供的電腦,潛入客戶私人的QQ雲端,看到一份「給審計人員資料」,我們驚訝地發現那個資料夾非常完整,那些客戶說還沒做出來或是不能提供的資料都在裡面,而且資料是給另一家四大事務所的;更驚人的是,這份資料上頭的三年度營收竟然跟我們拿到這份不一樣,我們的還多了20%利潤。

簡言之,這家IPO有另一家四大進場過又退場了,退場的原因我們不知道,但做一家IPO都是人民幣百萬公費怎麼可能有事務所有錢不賺?然後有人說我們會不會被監聽,因為有天一個組員吃飯時隨口一說「今天怎麼沒肉阿」,隔天餐桌上就滿滿的豬雞牛羊…。

刺激吧!但這可是大陸不是台灣,我們in-charge當天晚上失眠了。

partner報告後,partner沒有要我們退場的意思,派了一個經理來安定大家慌亂的心,我們開始大規模翻憑、跟銀行對帳、上網驗證發票真實性…,三個禮拜下來還幫客戶歸納了一套做假帳手法,現在回想滿有趣的,不是常常有機會把自己偽裝成特偵組阿。(PS最後partner並沒有簽那份報告,這個partner後來也退休了。)

我想要不是發現那個神奇的資料夾,我們只看看系統帳應該沒辦法那麼快發現有問題,大陸的假帳真的非常厲害,聽說連銀行都可以是假的;在大陸,審計員是親自到銀行櫃台請櫃台行員蓋函證回來,但聽說有人拿到函證後,比對銀行地址竟與網路上不符,一查之下發現整家銀行都是假的,從櫃台、經辦還有坐在旁邊等待的客人都是請來的,大手筆吧!

別說大陸客戶的糊塗帳多,有一次我跟一個team到昆山出差,這家local客戶的費用全是直接charge他們國外母公司,所以客戶很大方,晚上我們就在飯店餐廳裡吃,又是魚頭又是肋排,帳單就掛房間。最後結帳那天,我們考慮到報餐費要special approve才能申請,於是請櫃台開明細時幫我們將餐費除以天數,分攤到房費下,一除之下房費跑出小數點,而且每個人的房間金額還不一樣,櫃台小姐腦筋一時轉不過來,幾張發票開了半天,讓team等得很不耐煩(沒辦法學會計出身的總是受不了別人算數慢),最後櫃台小姐惱羞成怒,說了一句:「你們是做審計的還要我做假帳!」本來一直碎碎念的auditor 突然啞口無言。

在大陸審計真的趣事很多,我回台灣後又有許多人到上海交換,他們常會抱怨case多苦多難,但說真的,所謂珍貴的回憶其實都是最痛苦的,只有事後想起來才會這麼甜美,因為這些都是難以複製的磨練與經歷,有一天你們也會很佩服自己的。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商務女孩愛旅行

商務女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