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4, Day5

昨晚我們宿在草原的一個小縣城裡─紅原,到達紅原時八九點了,隨意找了一家餐館吃晚餐,然後回到賓館。這家賓館雖然有電熱毯、有熱水洗澡,但畢竟很荒郊野外設備也不太好,一個晚上我噩夢連連,起床後全身痠痛,好像根本沒睡著過。想想大學時在紐約可以住在高溫40度沒有冷氣的青年旅館,現在應該是回不去了。
 
早晨6:00天還沒亮,我起床拉開窗簾的那一刻,震驚了,窗外是一片水草豐美的大草原,氂牛成群,天空透著微光,水面映著天空的顏色閃閃發光,這是多麼純淨無瑕的一面景色!我竟然睡在這麼美的地方,我滿足了,我哼著歌刷牙洗臉,不時望向窗邊看晨曦變幻。


早安,草原。

駛離紅原,我們前往甲居藏寨,開闊的草原慢慢變成了險峻的峽谷,汽車沿著陡峭的山壁不斷盤旋向上後,一個大轉彎後就正式進入藏寨。這個藏寨被評選為中國最美的村落,幾百棟石砌藏式民居依山而建,一致的紅白黑外牆,用色鮮明大膽,從山上看下來,像是鑲綴在綠衣上的點點珍珠,山腳下是流淌的金川河谷,一片天人合一的景致。

 
下午我們就在山間小路中閒逛,路上黃牛山羊和各種牲畜悠悠哉哉地漫步,當地的小女孩,毫不猶豫就把她的名字還有她住的地方告訴我們,純樸到不可思議。可惜甲居以觀光區的標準來說,這裡的整體清潔顯得很薄弱,路上不停會撞見牛糞羊糞與垃圾,衛生不好,有點太過「原始」;晚餐是民居準備的,菜色滿多但看到蒼蠅飛來飛去,又想起一路上的糞便,實在吃不太下去。

 

晚上我們住在藏式民居中,三層樓的石砌小樓,每間房都有木頭雕花的窗戶和大門,房間內的木床和櫃子都是獨特藏式風格,非常鮮豔美麗,早上在民居中醒來,對面山上一條厚厚的雲霧掛在山間,好有靈氣。能從這麼美的屋子中甦醒,我覺得當個押寨夫人也不過如此待遇吧!


下山的路上沿著金川河谷,往新都橋的方向開去,開到一半,遇到這次旅途最久的修路狀況。

中國這幾年的建設無孔不入,到處都在修橋鋪路,據說只剩西藏某個小鎮還沒有柏油路到達。我們就遇上了鋪柏油的情況,早上十一點開始被堵在路上,施工人員遙手一指要從山那頭鋪到山這頭,但沒有人知道何時完工。

還好被堵的地方很美,對面就是雲層繚繞的亞拉雪山,大家紛紛下車,拍拍照後就坐在草地上閒聊,一群不認識的人,一群來自各地的人,可以在這樣偏僻的路上聚首,用共同的語言聊天,這是多大的緣分?有來自上海的五個大男生,他們開著兩台高級越野車,一個月他們要從上海開到四川開到西藏再開到新疆;有來自成都的老夫妻帶著一條狗,他們也不確定自己要玩多久,反正就慢慢開車慢慢玩;還有當地的藏胞,聊到日本人時他同仇敵愾,聊到希特勒時他無比喜歡,他深信藏族跟日耳曼民族是來自同一血脈…。


我們不認識彼此,但在被堵在沒信號沒糧食的山裡的那四個小時,我們就像朋友一樣談天說地,中午時間大家從車上拿出牛肉乾、巧克力、花生餅等這種乾糧互相分享,日頭炎炎,成都的老先生主動幫他太太和我開了傘,我,一個小小的台灣女子正努力在這深山中做國民外交。

無論我們從哪個地方來,往哪個地方去,無論今後還有沒有這樣聚首的機運,總覺得跟他們聊起天來特別開心、特別暢快,因為我們有個共同的名字:Traveler。


三點多,路通了,大家跳回了車上,駛往不同的地方,我記得有人說最美的風景總是在路上,而路上的這些旅人正是我心中最美的風景。

新路的柏油果真特別平滑順暢,今天我們可是開到了處女公路!Lucky!
創作者介紹

商務女孩愛旅行

Yu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