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突然發現,我的網誌竟然寫了七年,從2005寫到2012,沒有中斷過。七年耶,如果養一個小孩現在都上小學了,我的恆心還真不是蓋的,給自己拍拍手。

隨意翻了幾篇以前的文章,不得不說以前文筆真好,那時讀書讀得多,現在則是行萬里路(不讀書的藉口)。以前的文章好有活力、好有深度、好敢剖析自己,現在的文章蜻蜓點水,內心深處的真實感受再也不可能那麼直接的呈現,或是說現在也不習慣傾聽自己的內心了。


(七年前...大一)
這是一個什麼樣的時代?2005http://www.wretch.cc/blog/chenyunr/3895270
每個人對物質無盡地追求,無人理會心靈的凋敗,什麼東西都被挑上了標籤,有了自己的價錢:健康,有價!快樂,有價!智慧,舒適,精神充實,有價!有價!有價!Everyone has the price?當我們自以為什麼都買得到,那就意味著永遠離不開金錢的桎梏,物質主導了心靈,我們永遠是金錢的奴隸。
(小小年紀就敢下這種標題)
 
颱風吹2005http://www.wretch.cc/blog/chenyunr/2447622
珊瑚颱風,台北風大雨小,把碎物吹滿天,美得好紛亂。我喜歡那種大風大浪的感覺,你說蕭瑟,我卻覺得繽紛,心情在微笑。
(這篇很短,但很詩意)
 
兩種痛2005http://www.wretch.cc/blog/chenyunr/2329170
又想起我曾經背棄的溫柔,再一次想落淚,這是一種枷鎖,這是永遠解不開、斷不絕的。而且最近我發現,這些局中人,沒有人能了解我的感受,他們是繫鈴人,但感受卻是生於我,他們從未進入。
(我竟然還記得寫這篇的心情...)
 
轉身2005http://www.wretch.cc/blog/chenyunr/2420729
那天,你送給我蕭邦的離別曲,今天,那斷腸的旋律又悠悠響起。走在相同的路上,想再一次體會當年的你,你做的承諾沒有實現,燈光耀眼,我迷眩了。已經不能再妥協了,一次又一次的心傷,一遍又一遍讓我不敢再懷抱期待;曾經我以為別人都瞎,只有我的眼睛是雪亮,但回顧過去時光,竟是聚少離多、歡少愁多,在你身邊卻比自己一個人還寂寞。
(當年分手像是世界末日阿...,記得那天還是我19歲生日)
 
(六年前...大二)
你眼中的我2006http://www.wretch.cc/blog/chenyunr/4113220
你眼中的我,是個好戰份子,我心目中所有的賤人都該去死,一PO文都是戰文,我的世界就是砲聲隆隆充滿了煙硝和血淋淋。
(當時別人眼中的我,跟現在別人眼中的我,簡直天壤之別)
 
停步2006http://www.wretch.cc/blog/chenyunr/4068771
2006年初,亂亂悶悶糟糟,我想是我的大低潮吧,感覺好運都隱藏起來了。於是最近的我,靜靜生活、默默做事,等待著晦暗的冬日過去,等待著早春的第一道曙光,那時再喚醒我吧。
(這篇的結論是,我也想當個平凡的女孩?我是覺得自己很不平凡嗎?哈)
 
(五年前...大三)
八月‧嶄新開始2007http://www.wretch.cc/blog/chenyunr/15135340
也許我就像春秋戰國的將軍們,習慣了南征北討日夜戈伐的歲月,在忙碌的時候我反而比別人更遊刃有餘;反而是一休兵,卻讓我無所措手足,醒也不是睡也不是,日日巴望著再次開戰的鼓音,而等待的日子成了空洞的留白。
(看來我閒不下來的性格是從小培養的)
 
高跟鞋2007http://www.wretch.cc/blog/chenyunr/11387920
那是有點小辛苦的overloading,我覺得一直只吃麵包不好,我不喜歡開會到半夜,更不想跟你比熬夜…。我開始推論,也許每個人都喜歡私藏類似的不為人知的痛苦,然後在自己的小世界中默默享受品嚐;好像我們愛穿的高跟鞋,微笑著踩著鞋跟喀拉喀啦,有一種疼痛的快感,看起來比較美,這樣想也比較美。
(這篇很短,但我很喜歡)
 
春情2007http://www.wretch.cc/blog/chenyunr/11971941
我最喜歡的流蘇花正在開放,滿樹的白花像是勾住捲捲的雲,流動著暗香;等到有風的那天,我要穿上我的白洋裝,繞著流蘇樹旋轉、跳躍、笑,在彷彿雪花般吹落的浪漫情境中,請白花點亮我的裙擺,那一刻,我會相信自己是個無憂無慮的女孩...。
(這篇也太浪漫了吧,我也有少女情懷總是詩的年紀阿)
 
走出舒適區2007http://www.wretch.cc/blog/chenyunr/14731350
我知道我不可能永遠待在這裡,我不能忍受自己不認識這個世界其他的地方,無法深入其他的人怎麼生活、怎麼思考、怎麼做,把自己永遠封在這個小小的島上,我會瘋掉。
(很好,我現在走出去了,沒有讓以前的我失望)


我發現這幾年我變了許多,以前解不開的問題,好像在工作後都迎刃而解;然而侷限的地方在於,我好像沒有再思考其他更深刻的事情,思想上是停格的,應該要好好檢討一下。

不過好想慶祝一下(自己開瓶香檳嗎?),慶祝我持之以恆地寫了七年,筆耕不倦。沒有以前的我,就沒有現在的我,沒有留下這些文字,就不知道今日的自己是如何堆疊上去的,看到以前的一些文章,真的好過癮。

期待下一個七年,一直寫到天荒地老好嗎?
創作者介紹

商務女孩愛旅行

商務女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