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好像放暑假,悠悠哉哉的,從五月底把報告送出去之後,六七月都過著自由的日子,同事們開始請假、旅遊、出國、或是在公司念書,沒有assignment也就沒人管,很多人索性就不進公司了。我在台灣兩年從來沒有一天idle過,如果頒發敬業獎、苦命獎我應該很有機會被提名,直到來上海,我才體會到什麼叫事務所淡季,而今年八月我請了假回台灣念CPA,能放個暑假感覺整個人都青春了起來。

回憶一下我去年過著什麼樣的生活吧:
八本稅報
事務所的忙季結束了,但我的超級忙記才正要開始



不過我必須說上海所非常重視使用率(就是on assignment的小時數),上個月是年度考評,有的組直接把每個人的使用率從高到低排序,然後考績就按這個排下來,其實這是比較有根據的方法,台灣也該參考一下,不然每次roundtable難免充滿主觀意識和流言蜚語。

雖然上海所看似福利不錯,但如果只待過台灣事務所的人應該很難想像這裡的競爭程度。在台灣的四大待滿五年大部分的人都可以升理級,但上海可不是,今年聽說有一組50個senior候選人只有15人升理級,所以即使有會計師執照,還要有豐功偉業和上面的人的賞識提拔才能在眾人中脫穎而出。

其實這對像是我們這樣的外派員工特別不公平,我們來這裡總共也才18個月,沒有派系沒有敵人也沒有人會幫你說話,簡單來說就是無關緊要的outsider;如果沒有追求,我們大可以隔岸觀火享受風平浪靜的生活,但如果真的沒有追求,我們又何必要來上海呢?

一些在台灣很理所當然的事,但在這裡卻要百般爭取。今年打考績時,一個資深經理很坦白地跟我說:「我們組你的level今年就只有7個人能拿above average(占不到15%)」,即使我知道我面對的是四五十個本地的同事,但我還是鼓起勇氣走進他辦公室:「我們可以談談嗎?」這樣簡單一句話我在家裡演練了一百遍。老實說在台灣時我絕對不需要這麼做,但這裡是競爭者表現者的樂園,我也可以選擇沉默,但我不想要當所謂irrelevant的人。

何況如果沒有走進去過,又怎麼有機會笑著出來?

如果在台北所的競爭是3,上海所的競爭就是30,在這裡我聽到太多匪夷所思的故事。像是公司某個女合夥人,在她當經理時申請上GEP(就是可以到國外分所交換的機會),但同時她懷孕了,她不顧家人反對去把孩子拿掉,毅然決然去了美國交換,導致她老公跟她離婚;我當初聽到時真的不能理解,不就是去美國工作的機會嗎?有如此渴望嗎?然而,沒有當初的決定可能就不會有現在的她,畢竟當時若她生了孩子又休息幾個月,她未來能去的機會微乎其微。

競爭很殘酷,有人贏也會有人輸,我的頭腦很清醒,我知道有些成就我到不了是我不夠努力不夠犧牲,而非現實不公平!人家說在上海的女合夥人,如果不是單身,那大多都離過婚,即使她們再婚也有了孩子,大多也只是商業夥伴而非真正的愛情。

你可以羨慕別人的際遇,你可以嫉妒別人的坦途,但你不是他,怎麼知道他走過的路,心中的苦與樂?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商務女孩愛旅行

Yu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