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過了一個非常可憐的一周,這禮拜我的過敏性鼻炎發作,大病一場,剛好碰上生理期,又虛弱又疼痛怎麼休息都不會好,我想是我的身體開始反擊,即使是20幾歲的身體也不該這樣過度使用阿。

不過最讓我難過的是,禮拜一下午我請假去看醫生,主管讓我請了假但附加一句:「那你明天一定要來。」禮拜二我抱病勉強去上班,主管竟然又要我去幫別組收稅報爛攤子,但禮拜一他才分給我一個新case,我問:「我們這組沒有別人了嗎?」他回說:「人家指名要你。」我不懂這是什麼邏輯,一樣的職位我就有做不完的事,其他人都可以免疫?然後他又補一句:「你就邊做我們昨天說的case,有空時順便做這個經理的case,反正六點你就可以下班,我又沒要你加班。」聽到我都快哭了,要我做完這麼多事我怎麼可能六點下班,而且我感覺自己的狀態是隨時都會昏倒,你們到底於心何忍?

我覺得我自己就是太任勞任怨,嘴上說不做,但最後還是會默默的吃下來,做了太多,別人也就把壓榨合理化,有人問我:「你上面的人怎麼這麼壞,把事情都丟給你?」其實,他們並不壞,他們聰明有能力,只是「利用他們能利用的資源」,主管交代的事下面的人可能不理你,可能會用怨恨的眼光看你,可能做得很慢又沒有品質,但除非主管自己做到死,不然事情總是要分下去。我能成為主管第一個想到的人,是一種努力的結果,但也是一種不幸,尤其在人力相對不足的情況下。

人力不足,工作不平均,我有時候也會忍不住自怨自哀,但慢慢的我釋懷了,如果把工作比喻為玩橋牌或大老二,每個人手中都有張自己的王牌,我們這組的其他組員都已祭岀「離職」當成最後手段,那就是他們的王牌,但我沒有,我想我是不可能贏這一輪,但我也不會輸,因為GAME才剛開始而已。

  

心情不好的時候,我喜歡到郊外走走,我覺得大自然有一股神奇的力量,可以充電,可以療癒


禮拜天,體力恢復得差不多時,我決定到烏來踏青。烏來離台北不過40分鐘,但青山綠水環繞感彷彿台北市是兩個世界,我們穿過人來人往的老街,往烏來瀑布的方向走,這裡變化好大,同樣的路上多了「台車」,而且有了名字-情人步道,不變的是沿路的峽谷和山壁,還有潺潺流過的溫泉水,這一切美景令人心曠神怡。


很多人的終點是烏來瀑布,但其實再往上走,還有木棧道連接而成的「瀑布公園」、「高砂義勇隊紀念公園」、「蛙之谷」、「苔之階」...整理得不錯,一層一層綿延到山頂。然而,我覺得林蔭下的木棧道是烏來最迷人的地方!一條條小徑穿梭在鬱鬱蒼蒼的森林裡,感受微風帶來濕涼的氣息,聽著蛙鳴和鳥叫,呼吸著芬多精,這時心裡覺得特別平靜,好像什麼以前覺得大風大浪的勝利挫敗,這時候都可以淡然,可以輕輕放下。

回途時,在老街買了山豬肉香腸和串燒來嘗鮮,可惜這次來得有點晚,沒有機會去泡溫泉,不過到烏來轉轉真的很不錯喔,有溫泉、有瀑布、有美食、有山水,朋友們,有空也到烏來玩吧! 我們要跟大自然做好朋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un 的頭像
Yun

Yun+職場旅行

Yu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