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今天是社團送舊,剛好在系上送舊的後五天,為了不要厚此薄彼,我穿了同樣一件小禮服出席。
213的小房間,還是一樣熱,是天氣,也是愛跳舞的熱情,這裡的氣氛永遠是我大一來的時候那樣,但忽然間我已經大四了。

其實我很怕,一年沒有來社課,我變成老人,也許沒有人認識我,果然一進去就出現許多生面孔,還好主辦人很用心安排獻花歡迎,還有許多好玩的小活動,像是師徒默契考驗,還有追溯我們當年辦過的活動,讓這一年我和社團空白的gap能漸漸填滿。

後來欣如學妹幫我們剪了一部影片,播了當年我們跳過的許多舞,從大一青澀的新觀,自己帶徒弟,到迎新、舞弄和一屆屆花城,真的發現大家一點一滴在改變,許多許多各國的舞蹈裡,是我們成長的痕跡。

這是誰都會感動的,當年我是這樣奮不顧身的練舞展、辦活動,現在這一切一幕幕呈現在我們眼前,我們從幕後變成主角,從說謝謝到被感謝,從為別人辦活動到別人辦活動給我們,角色換位,內心五味陳雜。

活動結束,活大關門的音樂又想起,我們一夥人又像過去的那樣,在最後一秒才走出213,但這會不會是最後一次走出來了?從我的最後一支舞,到我今年即將出國,不捨的心情已經很久了,但想到即將與舞蹈的世界揮別,我真的不知道我還有沒有機會回來。

其實我有很多話想說,我想對這次送舊的主角,也就是我們大一就一起進來的姊妹們說,能認識你們真好,我很珍惜與你們辦活動、練舞、同台的畫面;我還想要對今年的主辦人說謝謝,尤其是我的小徒弟雅涵,真的很感動,妳對我真好;還有、還有很多話,但我腦中一片熱,不知該怎麼說出來…。

[2]
晚上繼續和社團的人到蜜園續攤,搭上11:58的捷運,身體疲倦得要命,而糟糕的是,我發現我的腳快被高跟鞋磨破了,一時興起,索性脫了鞋,也不顧身上還穿著小禮服,挑了馬路最平的3號出口,光腳走出捷運站。

卸下高跟鞋雙腳彷彿解放,腳跟終於踏到地面,五根腳趾頭能平均施力,感覺到地面沙沙的,但我好快樂。天色很暗,路上沒什麼行人,其實也不在乎別人的眼光,彷彿回到12歲,我還是個天真頑皮的小女孩,提著鞋,光著腳蹦蹦地走。也許你要笑我:妳已經22歲了!我也不知道,也許吧,有一半的自己是那個有目標有效率的辰芸兒,但另一半的我,別人不知道的我,浪漫不羈、放縱感性的小馬在衣裝筆挺的城市裡縱情地狂飆。

第一次赤腳走在台北市,種滿戚樹的光復南路比我想像中乾淨,不管柏油路還是石磚道,至少我沒有被尖石子刺到;夜晚的風有點大,但地面是溫熱的,彷彿還記得白天的溫存,我用腳掌去感覺,她要向我說的故事,這故事有點長,我答應她下次再聊。赤腳,是會上癮的,如果有天你看見有人光腳走在馬路上,別太驚訝。


這個夜晚,懷舊味太重了,一邊告別,一邊想念。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un 的頭像
Yun

職場旅行

Yu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