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時候,家人帶我看了一齣芭蕾舞,裡面有一隻天鵝舞得特別好,我的眼睛一直被她緊緊吸引著,節目結束後我拿著節目單上她的名字,跑到後台想請她為我簽名,然後,我看到了她,年輕的臉龐畫上顯白的粉底,纖瘦的身材包裹著舞台上那件蓬裙,她對著我笑了,背景是充滿瓶罐的梳妝台,其他的舞者往來穿梭,彷彿從想像中走到現實,原來她真的是一個女孩,一種驚奇的感受在當下明白。
當然,這跟我選擇舞蹈社也許沒有什麼關係,因為我多年後早已沒想起她,但在舞弄的今天,我看到滿是女孩的後台,瓶瓶罐罐佈置著臉上精心的妝,散滿地的表演服與衣著不整的舞者交錯,我又回到童年的那個畫面,也許一切是潛意識的選擇,我愛慕的那隻天鵝一直沒有離去。

我的第五場正式舞展,我大學最後的一場舞展,心情反而很平靜,很迅速地上好妝穿上衣服,還有時間為那些興奮忙亂的學弟妹打點,我悠閒地等著那排滿群眾的座位,及那睜不開眼睛的燈光,發現我已經不緊張了。

上台前最後幾分鐘,我想起這三個月的練習時光,很開心今年給櫳軍學姐帶,學姊是社團眾多出色舞者中我很欣賞的一位,她總是用熱舞的方式暖身,讓上完整天課的我在舞蹈中用盡自己最後一分力氣,在一三五的補習中,二四六拿來練舞,讓我很少機會在十點以前回到家,我相信是熱情在支撐這一切,跳舞真的很快樂。
我自己也想過這麼多的付出是不是真的有意義,這四年來,我為了肚皮舞苦練左右動頭,為了傣族試圖將手臂抝成一個弧,為了華爾滋掂腳掂到指頭磨破,這些東西沒有人看見,這些在履歷表上不會加分,這些不會讓老闆我為加薪,這些技巧終究隨著不繼續走舞蹈路線的我而隱沒,但我相信,我努力過的我學會的,就是我的!它是鑄成我的元素的其中之一,而這些經歷使我與眾不同。

音樂響起,我們出場,腦中只剩下旋律,身體隨之擺動,短短的三分鐘,集結了多少過去的練習,多少辛苦在笑容的背後,然而,這也是舞台之所以美的地方,它讓所有的光芒一次綻放。

今年的舞展大家都跳很棒,有很多我喜歡的舞,像是胡旋、肚皮、青青茶山…,而最後一首七彩霓虹燈,所有的舞者上台一起跳將觀眾的情緒炒到最高,謝幕之後無數的花與觀眾與台上的舞者連結在一起,直到這一刻我才有激動的感受,我帥氣的攝影師、妹妹、媽媽、金華、靜薇、阿宏、馨葆、義忠,和很多舞蹈社的好朋友都來了,這些都是我最珍貴的家人朋友,好想把這一幕的感動畫下來。

下台也許比上台更難,一切如花如夢的世界讓人很難真正離開,大學的最後一場舞展,我不是不眷戀那觀眾的掌聲,那為舞而舞的歡愉,但我期許我的人生要朝向更大的舞台。

再一次謝謝你們。

舞展照片
http://www.wretch.cc/album/album.php?id=adandy123&book=10 http://www.flickr.com/photos/14646703@N08/sets/72157604076847786/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un 的頭像
Yun

職場旅行

Yu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