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AM 看日出
星月還留在天上,我們在-5°C的氣溫中被叫醒,吃過早餐稀飯,大夥背起簡單的行囊,今天的目標是攻雪山主峰,從三六九山莊的西側出發,踩著夜色,大家用頭燈照路,沿著之字型上坡。
到了半山腰,隊伍突然停住了,原來是在等待日出,曙光乍破魚肚的剎那,四處響起了讚嘆的聲音。
但真的好冷。

6:30AM 黑森林‧圈谷‧聖稜線
等到天色完全明亮了,我們終於繼續前進,之字型上坡之後,我們進入「黑森林」。
黑森林顧名思義,樹木茂密陽光透不進來,但其實不可怕,路也不難走,且今天又是輕裝(實際上N幫我背了所有東西),但由於我昨天大腿內側拉傷,今天走路一跛一跛的,痛!抱著必攻頂的決心我一路往前,痛到後來竟也習慣了。
走出黑森林,大夥在雪山圈谷稍作休息,仰頭就是雪山主峰,我們的目標,而另一面是北峰,我們看到有些人站在上面,他們正在挑戰「聖稜線」:順著連綿十八著山頭的稜線上下爬,直達另一頭的大霸尖山,不知幾天幾夜?人在山上小得看不到,而山卻巨大目標遙遠,他們背著重裝,在海拔3500-3800m間前進,那種精神,我佩服得五體投地。
這次登雪山的經驗,我開始敬佩所有登山者的毅力與勇氣,更敬畏著山脈與自然界的偉大神聖。

8:00AM 攻頂
「上路了!」葉伯說。
最後不到兩公里的攻頂之路,陡峭而且石頭多,一直感覺我們離前面的人不遠,但喘了又喘卻還是無法靠近。我愈往上走愈感到大自然的壯麗,樹木一一消失,雲霧都在腳底,往上爬,每一步都更靠近天。
到了!
就像是夢一樣,站在台灣第二高峰上,一覽四周山巒起伏,視野再沒有阻礙,陽光打在山頂中央的一塊白色大石上,閃出刺眼的紅字:「雪山主峰 3886m」,這一刻好神聖、好感動,感覺時間頓停,我已遺世而獨立…。
葉伯和我們介紹四周的山脈,玉山、南湖大山…,每座山各有不同姿態,他就像在介紹自己的朋友家人,我感覺到它們有男、有女、有個性、有生命,它們會說話、會呼吸,鼓舞著登山者更多的熱情。

10:00AM 回程
有一部分的人和葉伯繼續翻越山頭前往翠池,我因自覺腳傷而和另一批人繼續在山頂消磨了一些時間,然後,我們準備回三六九山莊。
下山比上山容易一些,大家有機會開心的聊天,我們看到聖稜線的那些人還在,他們似乎又攻了幾座山,正開心地對我們大叫揮手,圈谷中回音很大。
N嘗試著大叫我的名,聲音用力的在山谷中撞擊迴盪,我閉上眼,記下我們平凡愛情中驚心動魄的瞬間。
黑森林起霧了,變得更美,偶爾陽光從數縫中灑下一道道曙光,氣氛迷濛,感覺隨時會有女神舞著白紗,飄然出現。

11:30AM 可愛的登山者
今天特別早回到山莊,大家聚在一起一邊揉腿一邊閒聊,其實我還不習慣登山者的親切開朗,也因為登山經驗微薄,常不知和大家聊些什麼。
其實我很喜歡他們的感覺,也許登山的人真的有點不同,開朗、外向、容易熟識…,大家沒有利害關係,反而有一種革命情感。上山下山交會時,不認識的人也會彼此打招呼,而且我發現他們真的很關心你,「你剛才抽筋好一點了嗎?」「你是不是大腿痛?」我聽到這種關心都很愧疚,我總是忙著趕路不會去記得別人怎麼了。
話題中最多的不是登山經驗,就是裝備,那一家一家開的登山用品店其實非常有市場,東西好再貴也有人要。像我跟N各買了一件羊毛排汗內衣,薄薄一層羊毛,可以讓我們抵擋這幾天冰冷的空氣,而爬山的汗水又可以馬上排到外層,不會冰冷冷地黏在身體上,真是登山的寶貝,一件$2000也值得。其他還有保暖的睡袋、登山包、登山鞋、登山帽,也許樸實得不好看,但價值是它讓人順利登山的功能性。
登山讓人變得樸實,也讓人變得恬淡,想想費盡千辛萬苦,努力奮鬥,最後是為了得到什麼?金錢、名利、享樂、年輕、美麗?大部分人一輩子的追求都不是登山者的目標。
一切的一切,就只為了那一眼山頂的美景,如此就心滿意足。

5:00PM 山巒上的滿月
簡單的晚餐,卻吃得很幸福,拿著冒煙的海帶湯坐在門口階梯上,和N一同欣賞有錢也買不到的絕美風景。
小時候我常想著雲的上面是什麼,現在我終於坐在雲端上,厚厚的雲海,如海浪翻騰而出;萬壑圍繞,右俯東峰、南湖大山,左瞰武陵四秀與北峰,忽然,一輪皎潔的滿月,從雲海中冒出,夕照的天空出現好多顏色,交織在一起,好美、好美…。

上邪!天地如此,愛情能否?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un 的頭像
Yun

Yun+職場旅行

Yu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LF
  • 世界上跳的最高的人!就是你,一跳3900公尺高!了得!!!
    祝褔你的愛情,如山堅!如石圓!如林盛!如水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