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PM 夜行
晚上新竹的市區很熱鬧,霓虹燈閃,夜市擠滿了人,兩台小巴靜靜地停在山協的一隅,等待一個又一個背著大背包的旅客,不知是他們太樸實,還是臉上閃耀著的神采,讓這個角落和四周有些格格不入。
我們這一團一共28人,帶隊的是登山界的名人-葉伯,人到齊了,小巴啟動,我們要趕夜路到雪霸國家公園。

2:30AM 補眠
小巴從新竹開到了宜蘭東門夜市,我們稍作休息吃吃東西,這餐算是告別繁華世界的最一頓飯。接下來小巴穿過北橫,我睡睡醒醒,再次停車時,我們已到雪霸國家公園。
下車的一瞬間,我愣住望著全黑的夜空和滿天星斗,直到一陣寒風吹來,我才發現這裡氣溫可能不到5°C,跟著大家拿出睡袋,我們在服務中心的「長廊」上席地而寢,天為幕、地為床,好像有種豪邁,但偏偏冷得不像話。

5:00AM 起床
起來時天還是暗的,但也不覺得累,大夥安靜地吃著吐司喝即溶包,然後重新整裝,再次上小巴,這次是直達登山口。

6:30AM上山!上山!
0k
背起重裝,開始爬,這是我第一次登山,現在我想起來才發現我多天真、多傻,來之前也不知道路多長,裝備多重,要爬多久,我只猜想應該會很累吧,但也許我認真想也想像不到,因為這是從未經歷過的艱辛與挑戰。7.1公里的山路、背著沒有10公斤也有8公斤的背包、走八個小時,第一次,我的重裝之行。
~2k
前面兩公里的疲憊還算可以接受,兩公里處有一棟登山人的小屋─七卡山莊,我們沒有進去,只在外面稍作休息,老實說,我那時以為今天的登山已結束(或差不多了),當N跟我說還有五公里時,我想說那應該還會再經過幾棟小木屋讓大家睡午覺、喝茶,但顯然我大錯特錯!
~3.8k
在「哭坡」前的露台我們就地休息吃午餐,葉伯煮了熱水但我沒胃口,我想我的臉是臭的,我覺得精疲力盡。
不少人在這裡休息,一些外國人帶著小孩也在此休息(哇,小朋友都爬上來了),我和N爬上露台,剛好那群外國人正在煮泡麵,很有趣,他們看不懂中文亂煮一通,拿了油包猜了幾百變猜不出是什麼(Is it cheese?) 我跟他們說是油,他們百思不解為什麼煮麵要加油 (因為是牛肉麵阿),到底要不要加?其中一個小鬼說:”Oil is expensive now”,然後爸爸就把油通通到進麵裡去,石油的確是漲價得很兇,但…。
這是我路上的最後一次大笑,因為接下來要爬「哭坡」。
~4.5k
「哭坡」之名來自它是一路之字形上坡,路陡且長,令人想哭。我懷疑我大腿內側的肌肉就是在這拉傷的,落差很高,往往要手腳並用,而我背上又壓著好幾公斤的重裝,每一步都加深了痛苦,沒有哭,是因為累到哭也哭不出來,好想死。
我好虛弱,好幾次我想放棄,我問自己這麼痛苦得到些什麼?雙腳、肩膀、胸口的喘不過氣,輪流讓我痛苦,痛到幾乎沒有感覺,但目的地好遠、好遠,我憑什麼?
~5k
登山是有技巧的,我邊走邊學,一個路過的阿姨好心提醒我背包沒調好,我重新調整後肩上的一部份重量轉移到腰,而我也開始走較平緩的之字形和外八走路,果然輕鬆了些,原來我這二十幾年根本不會爬山,而即使現在我仍然有很多東西要學。
五公里處我們登上雪山東峰,這是我人生的第一座百嶽,我趕緊拍照留念,相片中我勉強笑容燦爛,但實際上身體百般折磨,已是行屍走肉。遠遠地我們望見了我們今天的目的地─三六九山莊,從東峰上望去只有白白的小點,我在心裡一直唸:「神阿,登一座百嶽我已心滿意足,讓我回家吧!」
~7.1k
最後兩公里我真的不知道我是怎麼完成的,我只能靠我大腦的意志力和對自己的一股信任,沒有退路了,我可以的!N在這時因為背包太重而不停地抽筋,誰也幫不了誰,我們只好分開走,我可以的!我可以的!三六九山莊就在我們眼前,但彷彿走了一輩子。

2:00PM 抵達
走到三六九山莊的那一刻,我幾乎要跪下來,精神上,我已經完全癱瘓了。
有了這個經驗,我想未來我不再害怕挑戰,如果這麼痛苦的事我都可以忍耐,那還有什麼事不能完成?人真的是有無限潛能的動物,你越激發,它越強大,過程總是痛苦,現在痛苦裡會以為永遠快樂不起來,但經過了之後回頭看,「不過就是那樣嘛」,把人生和登山放在一起,突然覺得沒有什麼不同。

5:00PM 休息
小睡了一會兒,葉伯已經把晚餐煮好,葉伯的廚藝誇不完,梅干扣肉、羊肉爐、彩椒、肉燥…,都煮得超級好吃,哈,不枉費N背了這麼多公糧。
吃飽飯就準備睡了,山上水電極珍貴,不可能有什麼娛樂,其實這個山屋裡不過只有上下兩層木板,其他什麼桌子椅子都沒有;登山者必須習慣這種樸實簡陋的生活,什麼都沒有,我這三天來流滿汗但都沒洗澡,刷過一次牙(還怕被罵浪費水),碗筷不求乾淨盡量用擦的,上廁所也幾乎是逃出來的─有在山中用過廁所的人應該都知道,那深溝給人無比的恐懼。

窩在暖呼呼的睡袋裡,呼聲逐漸此起彼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un 的頭像
Yun

Yun+職場旅行

Yu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LF
  • 讚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