爲了鍛鍊下禮拜登雪山的體力,我與N計畫今天先爬座小山暖暖身,本來要去七星山,但下午的天氣卻飄起小雨,擔心路滑,後來決定就近去象山。

這是我第二次到象山,不像要入冬的季節,山林還是綠油油,十一月真的是台灣最美好的一個月,沒有會曬黑的艷陽,沒有傾盆的大雨,不熱不冷,就像是特別為出遊設計的一個月,連空氣都格外清新。

久沒爬山我剛開始起步有點喘,N很擔心地在我身後不斷提醒,「呼吸要配合腳步,到時後山上空氣很稀薄,頭會暈,但身體一下就適應了…外套拉起來,雪山溫度2°C…」從山腳一路碎碎唸到山頂,彷彿真的如臨大敵,我的嘴巴忙著喘氣也沒空回話,後來他自己忍不住說:「我覺得我好像史瑞克裡面的驢子喔?」我們終於放聲大笑。

不知不覺就到山頂,畢竟這只是一座小山,才100多公尺高,相較於雪山3886公尺不到十分之ㄧ,而精力充沛的我們只好自己創造高度─先走下山,再重新爬上來。第一次折返時,我背著N裝滿兩公斤水袋的背包,預演我背重物攻頂;再一次折返時,N揹著我,預演我登雪山體力不支時他要完成的任務,這樣往往返返果然消耗了大半體力;N還很無聊地一邊偷錄影一邊自己配旁白,「這位女士到底能不能成功攻頂呢?她……成功了!太棒了!她成功了!」我看到這段影片差點笑昏,我想他真的是被驢子附身了。

站在象山頂上能鳥瞰整著台北盆地,想像自己和許多人平常都在這屋屋瓦瓦中打轉,唯有這樣的高度讓人清醒;象山真是一處適合放鬆遊玩的後花園,但美中不足的是,步道上被寫滿了政治對立的漫罵,破壞了沿途的寧靜。

我一直覺得喜歡登山、喜歡大自然的人們,都擁有相對開闊的心胸,為什麼要帶著仇恨上山呢?一任任期不過四年,一人生命不過百年,面對大自然千年萬年的生生滅滅,我們還有什麼不能忘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un 的頭像
Yun

職場旅行

Yu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