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最精采的文學作品在於悲劇。

西方悲劇的主角是命運。
命運宛若敵人,人的一生即在於挑戰命運,追求一種理想的極致,然而,當一切的努力之後還是難逃命運的掌控,這就是西方的悲劇。

希臘悲劇是西方思想的基礎之一,而希臘三大悲劇不管是伊底帕斯之王或米蒂亞,同樣圍繞這個主題,再偉大的英雄,終其一生努力,依然敗給命運,這兩者之間的對比與衝擊,給人類心靈向上推的力量。
莎士比亞的四大悲劇:馬克白、李爾王、奧塞羅、哈姆雷特,同樣也是描述人類與命運的對抗,找尋人類的「理性」是否能找到出路,改變命運,可惜答案似乎是否定的,因此產生挫敗與荒涼。

在修哲學與人生時有人問傅教授:「中國有沒有悲劇?」教授說沒有,他認為中國只有用來撫慰人心的道德劇。

這個問題在我心中流浪了兩年,我開始意識到中國在西方的概念下不可能有悲劇。中國人不對抗命運,因為我們沒有選擇的自由,別忘了整個中國歷史上只有皇帝有自由。

中國的悲劇,是建立於對萬物恆常不變與人事瞬息萬變的無力感,變與不變之間,有限與永恆拉鋸,主角是時間。

時光流逝,美好短暫,人世間充滿戰亂無法掌握,青春、盛年、才智、功業、輝煌的一生,在大自然的恆常恆久的對比下,不過如滄海之一粟,終將蒼茫,而中國人在這樣的基礎下感到無窮的悲哀。
曹植詩:「清時難屢得,佳會不可常,天地無終極,人命若朝霜。」杜甫詩:「國破山河在,城春草木生」,後主詞:「春花秋月何時了」,自然的景色愈美如往昔,心中反而愈淒涼,聚時愈快樂,別時欲感傷,因為人類陷於自身的渺小、有限、瞬乎即逝。
所以古人也愛吟詠美人遲暮、英雄作土,畢竟所有的人事都將消失,而愈完美事物的衰敗消失,愈能襯托悲哀。

紅樓夢就是中國的一齣悲劇,起於宏偉的大觀園落成,無盡的恩寵,川流不息的宴會,年輕的女孩兒,稀有的秋海棠,每一件事每一個人都是美好,然而繁華的消逝比一場夢還迅速。

中國人承受的悲劇不是個人的命運,而是時間的重擔,「生年不滿百,常懷千歲憂」,中國人將千年歷史扛在肩上,對於未來卻是茫然,立德、立言、立功就是永恆嗎?但在生命短暫的當下誰能肯定呢?

中國的悲劇,是在不斷時光的洪流中,一切成空。

我說,中國當然有悲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un 的頭像
Yun

Yun+職場旅行

Yu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西方悲劇的主角是命運,
    中國悲劇的主角是時間,
    為創命運而悲.為歷史而悲...
    小我與大我乎?
    夕陽好無限,何需愁滿腸~
  • Nero
  • 時間跟命運其實是同一回事,西方悲劇所講的命運何嘗不也是與時間對抗。時間長了就是時代,東西方悲劇講的都是與時代對抗的事。
  • 很久以前寫的文章了,回頭看,滿同意的,也許少了大時代的背景,悲劇寫出來也不過是多思多慮的荒謬精神病。

    Yun 於 2017/05/29 22:1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