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好像不多人在集郵了,不過,我這兩天又去買了新的集郵本,開拓出的新空間是為了以後更多的收藏。
我不是屬於那種專業的集郵家,我收集的是被蓋過郵戳的郵票,只要把郵票從信封上剪下,泡水讓膠水溶解,再撕開郵票慢慢等它乾,就可以進入收藏;每一頁每一排每一張都經過我細心安排,這不用什麼成本,我也不期望什麼未來價值,只是愛上了那種集郵的閒情雅致。
有些一樣的郵票我收到三四十張,但我依然將每一張整齊的排在同一區,像普普藝術別有一番美感;有時媽媽看到會笑說可以丟掉一半,不過我仔細挑選後發現,每一個小方寸都是獨特的!當它們被使用過,就像有了生命,郵戳讓它們的生命經歷留下不同的烙印,真的仔細看,絕對沒有兩張是一模一樣的;同樣的,被折到或缺了一個角的,也會安頓在我的集郵冊內,因為我知道我再找不到相同的缺角的另一張了。每一張郵票都有自己的故事,而我和一般集郵者不同,因為我也收集這些故事。
集郵的確要有一番閑情,因為常常在等待,等待最後一座燈塔,等待一朵花一隻蝴蝶,等待一首詩的頸聯,等待十二年集完所有生肖;即使不知道要多久,不知道會不會真的等到,我的集郵本上總會空下一些空位;這可以說是緣分吧,集到了滿心喜悅,還沒有的話就繼續懷著這份優雅的期待吧。
郵票年年翻新,蟲魚鳥獸、書畫名人盡在其中,可以說是場沒完沒了的收集,幾十年、幾百年,郵票傳遞了多少相思多少對話,又藏有多少人從小到老的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un 的頭像
Yun

Yun+職場旅行

Yu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