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105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又過了一個非常可憐的一周,這禮拜我的過敏性鼻炎發作,大病一場,剛好碰上生理期,又虛弱又疼痛怎麼休息都不會好,我想是我的身體開始反擊,即使是20幾歲的身體也不該這樣過度使用阿。

不過最讓我難過的是,禮拜一下午我請假去看醫生,主管讓我請了假但附加一句:「那你明天一定要來。」禮拜二我抱病勉強去上班,主管竟然又要我去幫別組收稅報爛攤子,但禮拜一他才分給我一個新case,我問:「我們這組沒有別人了嗎?」他回說:「人家指名要你。」我不懂這是什麼邏輯,一樣的職位我就有做不完的事,其他人都可以免疫?然後他又補一句:「你就邊做我們昨天說的case,有空時順便做這個經理的case,反正六點你就可以下班,我又沒要你加班。」聽到我都快哭了,要我做完這麼多事我怎麼可能六點下班,而且我感覺自己的狀態是隨時都會昏倒,你們到底於心何忍?

我覺得我自己就是太任勞任怨,嘴上說不做,但最後還是會默默的吃下來,做了太多,別人也就把壓榨合理化,有人問我:「你上面的人怎麼這麼壞,把事情都丟給你?」其實,他們並不壞,他們聰明有能力,只是「利用他們能利用的資源」,主管交代的事下面的人可能不理你,可能會用怨恨的眼光看你,可能做得很慢又沒有品質,但除非主管自己做到死,不然事情總是要分下去。我能成為主管第一個想到的人,是一種努力的結果,但也是一種不幸,尤其在人力相對不足的情況下。

人力不足,工作不平均,我有時候也會忍不住自怨自哀,但慢慢的我釋懷了,如果把工作比喻為玩橋牌或大老二,每個人手中都有張自己的王牌,我們這組的其他組員都已祭岀「離職」當成最後手段,那就是他們的王牌,但我沒有,我想我是不可能贏這一輪,但我也不會輸,因為GAME才剛開始而已。

  

Yu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兩天接到通知,我通過今年secondment的甄選,今年十月開始就要去上海工作一年半了!

我是不是真的很衝動?

我覺得自己是屬於大膽、有挑戰力、運氣也很好的人,不管大事小事通常不用在我腦中盤旋太久,我就可以下決定,因為我知道,機會就是這樣,突然出現一下子可能又溜走,其實不想待在台北的這個念頭已經存在好久了,我從高中大學一直在台北,但卻從沒真正適應過台北的天氣,常常陰陰的下著細雨,而且一到季節交替我的鼻子就犯過敏,夏天太悶冬天太冷,即使這裡可愛的劇院和下午茶店深得我心,但想跑到其他城市的念頭也一直沒斷過。


上海,感覺就是一個滿值得看看的國際化大城市,即使去之後發現不喜歡,一年半應該還不至於讓我痛不欲生吧?

Yu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當我今天打完今年第八本稅報,也是我今年最後一本稅報,那瞬間腦袋一片空白,彷彿硬生生停止運轉了十幾分鐘...,精疲力竭,也許只有這四個字可以形容吧。

我到底在做什麼?整個忙季似乎只把「工作」放在唯一的順位,但很悲哀的,我不知道為何而戰。我一個人承擔了太多工作量,你知道嗎?我們副理下面不過就十本稅報,我們這組的SA1今年只打一本稅報,另一個和我同level的今年也只打一本,我卻被塞了八本,看著一切不合理的分配,我試圖溝通、試圖反抗,但這一幕幕的過程卻讓我愈來愈心寒。

上面的人會說:「因為交給某某,他也只是擺著,所以你就做一做吧。」我一邊看著別人擺爛,一邊苦苦的做;「某某的速度實在很慢,但這禮拜一定要做完,我覺得你自己打比較快。」我只好任由別人聊天idle,我趕報告趕到忘了早餐午餐,「某某就要離職了以後也是你接,趁現在多學一點也沒什麼不好。」我的同事可以請假好幾個禮拜,我想請假兩天卻被駁回了。

我知道我的能力被肯定,但回報卻是更多的工作,這是栽培還是揠苗助長?

當我跟我上面的人要求相對合理的加班費,他們問我「你加班有某某多嗎?」這個問題其實很有趣,同樣的工作,我花比較少的時間做完,我為公司節省成本,卻要被質疑沒有加班;當我跟上面的人反應我需要休息,他們回答:「那某某怎麼辦?他六日都有進公司耶。」恕我直言,如果他的工作量和我交換的話,我想他應該不只六日都要進公司,可能連家都不用回了。當然這些話我都沒說,因為我知道工作本來就沒有所謂的公平,如果有天我碰到一個比我厲害很多的同事的話,我也不想天天看著他事情做完開始無聊,然後我加班到半夜恨不得自己在腦袋中多裝兩顆CPU。

Yu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