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008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不開心。

為什麼?才發現,連想生氣都講不出理由,只好選擇沉默,再次把心緊緊地關上,關上時還不忘加道鎖,一切回到原點。

我想你應該覺得自己對我很好,上次見面還很開心的聊,但突然我又躲起來了,你心裡應該想說:「這個不知好歹的女人。」重複發生的情節不是déjà vu,是我們沒有解決的問題一再引爆,不敢談論但它仍然存在,好像兩個人蒙上眼睛靠著感覺在摸索,我們看不見阻礙卻不斷跌倒…不,應該只有我在跌倒,因為說不出口的人是我,逃避問題的人是我,這對你來說並不困擾。

(如果一直沒辦法說出口,是不是代表我並不想說?)

我明白,你也怕失去怕受傷,甚至比我更怕。

Yu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今天是高中同學會,來了20幾個人,看到久違的大家,非常驚訝大家都沒變!

彷彿就只差一件制服而已,講話方式、態度、個性也是當年認識的她們,每個人都還是這麼正,覺得很開心,看到依然青春洋溢的大家,感覺自己的心靈和外表也回到了18那個年紀。大家還是這麼可愛,好懷念這些女生直率不做作的個性,這大概也是我最敢放肆的時候吧。

有些女孩還跟高中的男朋友在一起呢,這樣大概就是七年,七年耶,好夢幻的high-school sweethearts,如果是和大學的男朋友在一起的話,那就是五年,五年也好珍貴;突然有人說,以為我會很早結婚呢,這讓我想起她們口中我高中的那個男朋友:以前快下課時只要看到他站在教室門口,我就會開始積極舉手達完所有的數學題,讓老師早點下課,所以老師看我舉手,就會望向門口,然後好氣又好笑地把題目帶過,讓我們去相會;他高三晚自習時,我會跑到他教室陪他念書,男生班裡只有我一個女生,教官來的時候我就躲在桌子下面;我高三時,他念大一,晚自習時他來送晚餐給我,然後在教室陪我吃完,女生班裡只有他一個男生,但我們都不在乎…。

以前,都是以前,現在的我們是否還能這樣為自己喜歡的人不顧一切?

為什麼沒有跟他結婚?在別人眼中我們是多麼的甜蜜,我也不知道為什麼那些甜蜜的故事沒有美好的結局,至少我感謝他們給我很多回憶,陪我度過所有甜蜜的一切;至少我們在別人眼中一直是幸福的,即使我們無法牽著手一起走到最後…。

很愛高中同學會,勾起了這麼多的歡樂與回憶,大家要繼續開朗,繼續年輕貌美下去唷!

延伸閱讀-畢業後的高中同學會:1021班日

Yu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最新一期天下報導龍應台在北京大學的演講,這是她首次在中國的公開演講,因為中國到現在還禁她的書,彷彿像是當年野火集出版時那個沒有言論自由的台灣,而這一場演講我讀完後,不得不讚嘆她,講得真好!

 

對於龍應台,我沒有特別的愛或不愛,我出生的那一年,她的野火集出版燒得沸沸揚揚,第一個黨外團體民進黨成立並在選舉上多有斬獲,隔年台灣解嚴,我可以說是個自由之子,對她的作品無法有太深刻的回響。大學時我曾聽過她的演講,座無虛席的台下感覺得到她粉絲們雀躍激動的情緒,但台上的她給我的感覺異常冷靜,有人說她的寫作風格犀利、邏輯像是學理工的人,但我眼中他就是個感情豐沛的文人,說起話來引經據典、柔慢溫和,跟我預期那位拿著寶劍為黑暗中的台灣劃開一道光的女戰士形象相差甚遠。

 

這次到北京,龍被指定的講題是「中國夢」,中國夢是什麼?我一個直覺不是統就是獨吧。然而她以台灣人的角度,順著歷史的軸線道出我們對中國的觀念的改變,也帶出了台灣這三十年的歷史。我喜歡這場演講,因為演講全文看不到她對中國的諂媚或討好,太多演講者在中國崛起這幾年到那裡,總是免不了一番讚揚取悅大陸人,所以我想很多人喜歡龍,是因為她不是一個只看表面、隱惡揚善粉飾太平的人。

 

比如她談到台灣政治,白色恐怖那段期間,她說台灣政治上有三種人,第一種是叛亂犯,像呂秀蓮、施明德、陳菊等,第二種是英雄,像是辯護律師陳水扁、謝長廷、蘇貞昌,第三種是掌權者,主要是國民黨的大老,而現在我們看到什麼?「政治犯上台變成了掌權者,掌權者下台變成了反對者,而當時得盡掌聲以及人民殷殷期待的,以道德做為註冊商標的那些英雄們變成了什麼?其中一部分人變成了道德徹底破產的貪污嫌疑犯。」每一次看這段都覺得驚心動魄又有著隱隱的憂傷。

 

龍的中國夢,結於「文明的崛起」,說得真好,經濟、軍事上的「大國崛起」只令人感受威脅,以民族主義那套「血濃於水」則過於矯情,沒有相等的文明,「一個國家的文明到哪裡,我看這個國家怎麼對待外來移民…」(要出去玩了~待續)


Yu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半年報在今天結束了,這次學到很多東西,我做了以前覺得很難的固定資產、存貨和應收帳款,也嘗試了沖合併,滿明顯感覺到自己跟剛進來時的不同,工作,一直給我很大的成就感,而越投入越感覺還有很多東西等著我去學。

 

然而最近有點失落的是,半年報以後我的case都被換掉了,原本有一家上市櫃、一家即將要上市櫃的客戶,但到下半年我好像只能做純外商的case,外商沒有什麼不好,只是怕公司政策朝令夕改,看不到未來的感覺很恐慌;而且做了一年對客戶也有感情,很想在原本建立好的基礎上繼續學下去,我喜歡有規劃,然後一一完成的感覺,這樣很踏實。

 

同事跟我說:「如果你不想換,你就去跟上面說你要離職,事務所現在很缺人,他們要留你一定會尊重你的選擇。」

 

我笑了笑,一秒鐘都不需要考慮,因為這些話我練一百次也演不出來,為什麼一定要欲擒故縱、欲拒還迎?我不是這種人,我敢勇敢的說我愛我的工作,離職離我很遙遠,不是為了別人的羨慕眼光,不是為了討好主管或加薪,實際上我就是這麼想,要就苦得甘願,不要也走得乾脆,只要自己有能力,你會發現這種心機根本不用耍。(此風亦不可長。)

 

我覺得只有沒有自信的人才需要去耍心機,想要快樂,表裡如一很重要,我們要相信自己的能力,用理性的方式為自己爭取,相信一切都總是會有轉機的。


Yu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禮拜天是八月八號父親節,白天還在事務所加班,九樓只來了三五個人,異常的安靜。做不完,就是要加班,我沒有抱怨,但加完班,我還是要有自己的生活,夏天這麼短,夜如此沉醉,不出去走走彷彿浪費了青春。

下班後先喝了一杯咖啡才止住惺忪的眼,發現最近的玩樂都是在加班後,愈加班,玩愈兇,我們這種女孩就是有這樣的瘋狂特質;不過看完了今晚的表演,我只能說,還好我有堅持。

心靈的滿足,才是釋放壓力最好的出口。

去了碧潭,因為2010新北市藝術節 這幾個週末很多表演,這禮拜天的節目是澳洲「聲軸電音特技交響樂團」帶來的《韋瓦地的夏季搖滾樂》,這是一個非常新潮的音樂及特技表演,他們把傳統的聲樂、 小提琴與電吉他,結合特技及馬戲,本來純粹的音樂會是有點單調的,光看女高音飆技巧久了就會覺得乏味,但如果女高音邊唱邊掉上鋼絲,在半空中還來個空翻, 那就實在太酷了!這個團體很大膽地把一些有趣的元素湊在一起,小提琴家與空中飛人,古典交響樂與搖滾電吉他,彷彿在顛覆,又好像是創新,總之我第一次看到 這麼前衛的表演,覺得非常過癮。

這種表演非常適合戶外,因為他們表演的空間遠超出小小的舞台,感覺地面和天空都被他們佔領了;碧潭這個地點很棒,湖水就在左岸,有水有夜幕、有戶外的空氣有風,你知道我就喜歡這樣的氛圍,發現湖水與霓虹燈好融合,發現聲樂與軟骨功好契合,發現電吉他和高空彈跳好配合,只是不知道讓你再走近一點適不適合?

你的視線是我,你的心卻在彼端逐流,即使回頭,又會停留多久?

Yu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24歲的生日,過得很開心。

這兩個月是忙季,本來以為周末都要為半年報加班,前幾天還忙得要死,沒想到這禮拜五我們組長突然請假,禮拜六也沒來加班,所以這個生日聚會就這麼順理成章的成行了,其實我心中一直覺得好意外、好驚喜。

今年的生日我做了許多任性的小要求:

一是我想辦在台北市立美術館,因為我最近忽然瘋狂地愛上了美術館的夜晚,在夜幕低垂的時候徜徉於藝術品之間,就是有股無可取代的感性元素,而北美館唯有星期六有夜間開放,所以才挑了這個時間和大家相聚。


二是這次我硬把許多不同群的朋友湊在一起約,因為我們這一行就是常加班,很難有時間參加聚會,所以要和朋友們保持連繫最好的方法,就是把想見的朋友一次約出來,一次解決,這個方法我覺得非常實用,可憐的我的朋友們要不停地自我介紹,不過大家都變成朋友後以後就更好約了。

Yu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