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11 (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4:00AM 看日出
星月還留在天上,我們在-5°C的氣溫中被叫醒,吃過早餐稀飯,大夥背起簡單的行囊,今天的目標是攻雪山主峰,從三六九山莊的西側出發,踩著夜色,大家用頭燈照路,沿著之字型上坡。
到了半山腰,隊伍突然停住了,原來是在等待日出,曙光乍破魚肚的剎那,四處響起了讚嘆的聲音。
但真的好冷。

6:30AM 黑森林‧圈谷‧聖稜線
等到天色完全明亮了,我們終於繼續前進,之字型上坡之後,我們進入「黑森林」。
黑森林顧名思義,樹木茂密陽光透不進來,但其實不可怕,路也不難走,且今天又是輕裝(實際上N幫我背了所有東西),但由於我昨天大腿內側拉傷,今天走路一跛一跛的,痛!抱著必攻頂的決心我一路往前,痛到後來竟也習慣了。
走出黑森林,大夥在雪山圈谷稍作休息,仰頭就是雪山主峰,我們的目標,而另一面是北峰,我們看到有些人站在上面,他們正在挑戰「聖稜線」:順著連綿十八著山頭的稜線上下爬,直達另一頭的大霸尖山,不知幾天幾夜?人在山上小得看不到,而山卻巨大目標遙遠,他們背著重裝,在海拔3500-3800m間前進,那種精神,我佩服得五體投地。
這次登雪山的經驗,我開始敬佩所有登山者的毅力與勇氣,更敬畏著山脈與自然界的偉大神聖。

8:00AM 攻頂
「上路了!」葉伯說。
最後不到兩公里的攻頂之路,陡峭而且石頭多,一直感覺我們離前面的人不遠,但喘了又喘卻還是無法靠近。我愈往上走愈感到大自然的壯麗,樹木一一消失,雲霧都在腳底,往上爬,每一步都更靠近天。
到了!

商務女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8:00PM 夜行
晚上新竹的市區很熱鬧,霓虹燈閃,夜市擠滿了人,兩台小巴靜靜地停在山協的一隅,等待一個又一個背著大背包的旅客,不知是他們太樸實,還是臉上閃耀著的神采,讓這個角落和四周有些格格不入。
我們這一團一共28人,帶隊的是登山界的名人-葉伯,人到齊了,小巴啟動,我們要趕夜路到雪霸國家公園。

2:30AM 補眠
小巴從新竹開到了宜蘭東門夜市,我們稍作休息吃吃東西,這餐算是告別繁華世界的最一頓飯。接下來小巴穿過北橫,我睡睡醒醒,再次停車時,我們已到雪霸國家公園。
下車的一瞬間,我愣住望著全黑的夜空和滿天星斗,直到一陣寒風吹來,我才發現這裡氣溫可能不到5°C,跟著大家拿出睡袋,我們在服務中心的「長廊」上席地而寢,天為幕、地為床,好像有種豪邁,但偏偏冷得不像話。

5:00AM 起床
起來時天還是暗的,但也不覺得累,大夥安靜地吃著吐司喝即溶包,然後重新整裝,再次上小巴,這次是直達登山口。

6:30AM上山!上山!
0k
背起重裝,開始爬,這是我第一次登山,現在我想起來才發現我多天真、多傻,來之前也不知道路多長,裝備多重,要爬多久,我只猜想應該會很累吧,但也許我認真想也想像不到,因為這是從未經歷過的艱辛與挑戰。7.1公里的山路、背著沒有10公斤也有8公斤的背包、走八個小時,第一次,我的重裝之行。
~2k

商務女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最近我很喜歡吳淡如,從小我就發現到這個女人很有效率,幾個月就能出本新書,高踞排行榜,不像其他我喜愛的作家,往往讓我苦等一兩年;後來更神奇的是她從文藝界跨足到演藝界,幾乎找不到其他和她一樣的人,可以一邊當暢銷女作家、寫專欄、寫評論,一邊主持節目、念EMBA、兩岸三地到處演講,還有時間學陶藝、學法文、結婚、養五隻貓…,雖然我不是她的書迷,但光這些事情就足以讓我佩服得不得了。她的時間彷彿是別人的十倍!

大部分的人說人生只有時間是公平的,每人一天都是24小時;但我覺得時間絕對是不公平的,有些人一天利用12小時,有些人一天只利用2小時,當看到別人可以用同樣的時間過多采多姿的生活,我才發現「會利用時間」是個多麼美好的封號。

吳淡如就被讚美過是「最會利用時間的女作家」,在這麼多驚人的經歷下,她並不讓人覺得是一個強悍的女人,反而,我覺得她是一個「完整」的女人。生活就是要不斷體驗、超越,讓自己各方面更臻完美,雖然是比別人多很多付出(時間、精神、體力各方面),但這種自發性的努力,並不會疲憊。

昨天我剛接下明年三月的舞展,現在我不免有點擔心,要補習、要念書、要充實英文,我還有時間嗎?此外我還要陪家人、交朋友、談戀愛、遊遍台灣山山水水、閱讀寫作不懈…。我不要當個忙人,我要當生活的Brave Explorer,利用分分秒秒,豐富我的每一天!

吳淡如今年四十幾歲,懂得生活,有自己的姿態;我今年二十幾歲,仍跟著前輩的步伐學習。


商務女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爲了鍛鍊下禮拜登雪山的體力,我與N計畫今天先爬座小山暖暖身,本來要去七星山,但下午的天氣卻飄起小雨,擔心路滑,後來決定就近去象山。

這是我第二次到象山,不像要入冬的季節,山林還是綠油油,十一月真的是台灣最美好的一個月,沒有會曬黑的艷陽,沒有傾盆的大雨,不熱不冷,就像是特別為出遊設計的一個月,連空氣都格外清新。

久沒爬山我剛開始起步有點喘,N很擔心地在我身後不斷提醒,「呼吸要配合腳步,到時後山上空氣很稀薄,頭會暈,但身體一下就適應了…外套拉起來,雪山溫度2°C…」從山腳一路碎碎唸到山頂,彷彿真的如臨大敵,我的嘴巴忙著喘氣也沒空回話,後來他自己忍不住說:「我覺得我好像史瑞克裡面的驢子喔?」我們終於放聲大笑。

不知不覺就到山頂,畢竟這只是一座小山,才100多公尺高,相較於雪山3886公尺不到十分之ㄧ,而精力充沛的我們只好自己創造高度─先走下山,再重新爬上來。第一次折返時,我背著N裝滿兩公斤水袋的背包,預演我背重物攻頂;再一次折返時,N揹著我,預演我登雪山體力不支時他要完成的任務,這樣往往返返果然消耗了大半體力;N還很無聊地一邊偷錄影一邊自己配旁白,「這位女士到底能不能成功攻頂呢?她……成功了!太棒了!她成功了!」我看到這段影片差點笑昏,我想他真的是被驢子附身了。

站在象山頂上能鳥瞰整著台北盆地,想像自己和許多人平常都在這屋屋瓦瓦中打轉,唯有這樣的高度讓人清醒;象山真是一處適合放鬆遊玩的後花園,但美中不足的是,步道上被寫滿了政治對立的漫罵,破壞了沿途的寧靜。

我一直覺得喜歡登山、喜歡大自然的人們,都擁有相對開闊的心胸,為什麼要帶著仇恨上山呢?一任任期不過四年,一人生命不過百年,面對大自然千年萬年的生生滅滅,我們還有什麼不能忘卻?

商務女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升上大四以後,覺得校園變得比較寂寞,畢竟該畢業的人都畢業的,同學們沒課也不會來學校,我走在路上不是忙著打招呼,反而像個旁觀者,不過這禮拜很神奇的遇到好多人,就像是精心設計的驚喜,把很多人送到我面前。

1.To信達
星期二中午下著小雨的農推中心前,身後叫住我的人讓我有點不敢相信,是當兵當了好久的信達耶,沒想到竟然在學校裡擦身而過,見到你好開心喔。聽到學長和Fish哥都回來跳舞了,其實我當下真的好興奮,以前在tango社的時候一直再等這一天吧,我是不擅於拒絕帥哥的,可是我還是猶豫了,我回社團能為社團帶來什麼?(跳舞開心最重要。) 但我能待多久呢?
我是感情下很重的人,要跳就跳到最好,要留就留到最久,我討厭去了又消失,好不容易練起來又退步,碰到很多人卻沒辦法保持聯絡,你勾起了我當初愛上milonga的快樂,但我知道我很快就會離開…。
我記得,我還欠你一支舞。

2.愷容學妹
「學姐你還記得我嗎?」
當我在活大吃午餐時,一個可愛的學妹走到我面前,不可思議,她是當年財會營我帶領那隊的其中一個小朋友,今年剛考上台大,變成小學妹。
當年她高一,我大一,短短四天的交會,過了這麼久在我心中已經沒有太多印象,但也這個營隊是她高中努力一切的目標。
因為她聯考分數考太高了,她還頻頻向我道歉她沒有先填會計系,所以上了「財金系」,當然要先填財金系阿!我真的很驚訝。
對我來說,財會營只是大學活動中的千萬分之ㄧ,但對於高中生來說,財會營的幾天也許是種許諾,她還記得所有的學長姐,她因此努力念書就為了台大會計。
她讓我想起那段時間的感動,好多可愛的小朋友,我們第十小隊還拿到第一名,後來裡面4、5個小朋友上了台大(台大好像也不難考嘛),營隊是不是真的有魔力呢?也許改天該來辦個隊聚!

商務女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 Nov 07 Wed 2007 23:59
  • 攻頂

今天一家事務所請我們幾個同學到公司參觀,我終於有機會到國貿大樓了,第一次去不免還是迷了路,但發現公司真的離我們家很近。

Robert和芳文先帶我們做office tour,地板牆面是明亮的拋光石英磚,組長和經理坐位是淡黃色調的隔板牆,而staff的位置是木板長桌加紅色椅子,搭配得很和諧,令人放鬆的工作環境。後來又介紹了軟體部分,我覺得這個世界電腦化(無紙化)、國際化(英文化)的程度比我想像中還快,也許在目前還不是"must",但三五年後肯定是,我覺得我的努力方向要更集中,要當一個專業的會計人,英文能力,會計知識,永遠永遠都嫌不夠。

中午沒有料到竟然請我們到餐廳,除了Robert和芳文,還有秋文和靜薇的facilitator Tony and Strong,今天吃川滇料理,菜色有點辣但非常下飯,如同大家愉悅的話題。我記得有人形容公司像男人,為了讓你愛上他,會很努力地追求你、對你溫柔、表現他最好的一面,但等到交往以後,遊戲規則就反轉過來,也許吧?但愛就愛了唄。

離開之後,我有點壓力,我想我要開始準備自己,最後一年,英文要怎麼念,會計要怎麼念,公司提供很多英文資料庫、很多國際機會,但如果我跨不過這些門檻,資源再多也白費。

也許大部分的同學還在分析四大事務所哪一家最好,你們問我怎麼這麼快篤定,我覺得也許我在意的重點和大家不同。打個比方,我11底要去爬雪山,決定之前我沒有仔細去比較雪山和嘉明湖、玉山、北大武山、奇萊山等其他幾座名嶽有何不同,哪一座最高?哪一條風景最美?我只想著我要怎麼爬上去、怎麼回來,我要鍛鍊我的體力、忍耐力,帶著最適當的行囊、穿著最舒適報暖的衣物,飢餓、風雪、壓力、疲憊、抽筋、高山症…,如果我毫無準備,我不但不能成功攻頂,我更看不見沿途美好的一切風景。

有人能攻頂,那不是因為山高山美,是因為他本來就有攻頂的能力;有人失敗了,也不是因為山不高不美,是因為他不行。

也許你正在比較哪座山最高最美,等待著適合的同伴,但親愛的你要記得,你的目標是攻頂,要攻頂的是你,不是山。


商務女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今天是我人生大突破的一天,我終於在Asset Management課堂舉手發言了!

這是我第一次鼓起勇氣主動回答問題,雖然麥克風還是燙手,心臟狂跳聽得見巨響,而其他同學的手有如萬箭穿心積極地想取代我,但我終於完整地說完了一段話,應該有一分鐘吧…。雖然想想好像不是回答得很好,教授也很快把麥克風傳給下一位同學,然而,我終於舉手了,跨出第一步,值得放鞭炮慶祝。

Asset Management從第一堂課坐在教室,我一直都是戰戰兢兢,不相信老師真的會全英文,連助教宣布事情、每周寫作業、還有小組討論,都是英文,我記得老師第一堂課的第一個問題是:"What is separating Alpha from Beta?" 而當我還在回想Alpha, Beta是什麼東西時,一個美國的交換學生已經舉手搶答了。
這堂課不斷地給我衝擊。

到今天已經上了六堂課,我慢慢習慣這裡的環境,可以放輕鬆一點邊聽課邊做其他的事,對於老師的問題也比較有答案,但我的手舉不起來,但我說不出話;我發現很多人,也許回答並不正確,或是有的人常常講完長篇大論後,大家會一起露出「什麼」的嘴型,然而,我很羨慕他們,至少他們舉手了,課堂上每一次發言都是一次「定義時間」,這些定義不只是課堂表現的分數,我們知道,它更定義一個人未來的成功或失敗,但如果不敢舉手,連被定義的機會都沒有。

經過今天,我想我會越來勇敢的,下一次我也一定會在課堂發言(畢竟和同學打賭沒舉手的人要請飲料),這一次我聽得到自己20%的聲音(其他80%是轟轟巨響),下一次也許會30%,然後不斷增加,有一天,我能邊說邊思考、斟酌我發言的語調和用詞,無關英文好壞,這是勇氣而已。

也在今天,我們這組約了討論期末報告的時間,而因為組員有一個交換學生,所以還是英文,我想這又會是另一番挑戰,但無論如何我一定要發揮我最好的英文潛能,讓大家有印象,畢竟西班牙帥哥的動力太大了!


商務女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掛在嘴巴上已久的英文讀書會,終於在我大學的最後一年成立了,四個人之中有三個人是第一次做這種英文討論,加上因為時間太趕,型式不確定,所以我自願當第一次的facilitator,有點期待、有點緊張,但出乎意料的順利呢,我很喜歡今天這種氣氛。

我覺得大家都很nice,靜薇講英文還有和中文一樣有誇張的語助詞(Owo~Yah~),讓我覺得真的很像平常在聊天,雖然自己speaking的程度和理想中還有很大一段差距,但至少跨出了第一步,和大家一起努力的感覺很快樂,希望我們一起進步。

最後我們四的女生覺得把這個讀書會取名為English Salon,非常有氣質,而且讀書會開在氣氛非常好的館二學生交誼廳,有空調、沙發和DVD播放機,讓我不禁聯想到以後我們坐在這裡,討論文藝復興、印象派畫家、希臘哲學或是jazz這種主題;有些東西我有興趣也有點研究,但僅限於中文,記得曾到國外博物館,看到許多難得一見的東西,卻因為語言的關係,沒辦法好好了解,比如說看到Degas Cezanne不知道就是賽尚,而且有感動也無法用英文表達,一直覺得是個遺憾。

我想,這個讀書會應該會讓我多念很多東西,而且學到很多,今天我還誇口說以後要寫英文網誌,哈哈,如果真的寫了還煩請各位高手幫我改錯呢。

希望English Salon一直都是個快樂的地方,我們還缺人喔,想加入的快跟我說!

商務女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