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07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從前從前,有一個小女孩,她就像童話裡的每個小女孩一樣,擁有一切討喜的特質。

當她十歲生日的時候,上帝送給她一隻特別的小乳牛,這隻小乳牛又乖又聽話,會在小女孩無聊時陪她解悶,走累了可以坐在它背上,而且每天還提供新鮮的牛奶,讓小女孩永遠不會餓肚子。然而,過了幾天,小女孩嫌小乳牛不會玩把戲哄她,所以把它遺棄在路上。

過了不久,上帝又送小女孩一支會唱歌的小豎琴,只要它一唱歌,整個世界都會變得明亮,小女孩常常開心地隨著它的旋律合唱、跳舞和玩鬧,徜徉在最快樂的日子;但才過一陣子,小女孩又嫌小豎琴會的歌不夠多,她都聽過了,所以一氣之下它埋在公園的沙坑裡,再不理它。

後來,上帝又送小女孩一個可以許願的水晶瓶,只要誠心地對著它祈禱,願望就會實現;這個神奇的水晶瓶,讓小女孩無憂無慮的過了好幾個季節,只是,小女孩不太珍惜它,有一天竟然粗心地把它摔到地上,成為一堆碎片。

小女孩一直以為她還有更多更特別的禮物,沒想到,自此以後上帝便不再送小女孩禮物了,上帝對她說:「所有最特別的東西妳都拿過了,而世界上已經沒有什麼更好的禮物妳會在乎了。」

Yu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就是喜歡在圖書館念書,也許因為我是怕孤單的人吧,我喜歡與人相處,如果身邊有一大群朋友那我的心情就能一直很好。
雖然目前我還是找不到人陪我念書,每天一個人走路、一個人吃飯、一個人回家感覺四周好安靜,不過念書本來就是很lonely的事;好在即使是暑假,台大圖書館還是有很多人,而且也有不少認識的人。
無聊的時候我常偷偷觀察別人念書的樣子,我發現各種姿勢琳瑯滿目,但是大家都戴著一張「認真臉」,不管是正妹或是肌肉男,大家都能把愛玩的心思抽離,只專注地看書思考;這就是台大人讓我又愛又恨的地方,一大堆人聰明又認真,會念書又會玩,強烈對比出我這種不夠聰明、不認真又貪玩的傢伙,可惡!聰明的人為什麼還要愛念書呢?那我這種人怎麼混下去阿!

圖書館裡大部分的人在準備研究所或出國,而剩下一堆就是在念法科和會科,唉,我們果然是勞碌命,別人都不知道玩到哪裡去了(雖然我也沒有少玩拉,但我還是要為系上同學忿忿不平);剛才碰到一個學姐,跟我抱怨八月底就要考會計師了但書怎樣都念不完,應該三下就開始準備,可是我已經大四了耶,那我明年也會在那裡抱怨嗎?

其實暑假一下子就過去了…。
恩,希望每個努力的夢想都能實現。一起加油。

Yu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Jul 24 Tue 2007 22:25
  • 品味

我蠻喜歡看Travel &Living的節目,我發現裡面有一個女主持人到處去住奢華飯店、品嘗美食美酒,我非常羨慕這樣的工作,為什麼好幾個節目都是找她呢?慢慢的,我看出某種叫「品味」的東西。
「品味」絕對不是外表的低胸洋裝、高貴的儀態或是流利的表達能力等等...如此容易模仿的東西,它甚至無法學習,幾乎是天生具備的,一股流存在血液中而表現出來的判斷力、創造力,以及生活方式。
她可以在踏入高級飯店的門檻時,描述出裝潢風格是十八世紀英國古典主義與大溪地的混合,打開每個房間判斷出採光是否充足、色調是否平衡、房間的風格是否符合主要顧客群,或是洛可可的沙發和送上來的葡萄酒是否對味,甚至在有大片落地窗的寬敞浴室裡挑出不適合的淋浴噴嘴…;我並不是要說她多厲害,但她確實有種自然的、非經過學習訓練的敏感,我想,只要給她一些概念,她閉上眼睛就可以構圖出一個完整、完美的細節空間,這就是品味難以捉摸的地方。這樣的主持人應該不好找吧?

橙果這幾年經營得很好,之前許多人訪問蔣友柏,他曾說過因為他用過「好的東西」,所以知道一個好的東西為什麼好、為什麼有價值,他走的是品質高檔的設計,現在要請他親手設計隨便都要幾十萬;他有品味這並不意外,身為蔣家後代,從小到大接觸都是名畫、古董、珍寶和所謂「好的東西」,這樣的小孩叫他信手設計個檯燈,絕對不會是長型的兩條白盞燈和黑色燈罩,他更不可能說「品牌設計師和路邊攤的衣服穿起來沒什麼差」,因為他的血液裡流的是「品味」,不用學就會。

其實我很討厭所謂「天生」的東西,因為好像帶著一股「階級」的意味,但我不得不承認,品味是天生的,而且是無法用金錢堆砌的,「有錢人」和「貴族」的品味就是高下不同;然而,也許「品味」兩個字本身就是某些人創造出來的標準,我們永遠無法明白。

最後作個小結:
1. 品味是可以經由大量地接觸、感受、思考而增進的,然而,對多少人來說歷史、文化或經典具有吸引力呢?

Yu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最近在念托福,由於之前退步的太嚴重,所以現在每天都念得很有成就感;但即使如此,還是覺得好多東西不懂,好多事情沒聽過,這幾個禮拜學習到的天文地理生物化學海洋考古…大概超過我從小到大的量吧,有點後悔自己從小就是個挑食鬼,只專注於自己有興趣的東西,一直以來就很排斥「小牛頓」或「自然科學博物館」之類的東西,放到我面前我也不看,現在一次要讀回來還要背相關單字,真的不只是英文問題簡直在考驗我的智商!

最近的我由衷地感覺到「世界好大」,而一個人好渺小,以為自己擁有了很多知識,其實只是所有知識中微薄的一點點。小時候的我以為長大後可以掌握這個世界,然而我努力追求了二十年,驀然間,發現自己還只是站在原地踏步,沒有走出去,世界卻闖了進來。
也許我在自己的「舒適區」停留太久了,但每年每天的我難道沒有不停成長嗎?還是我只是做小小地改變呢?

要走出自己的舒適區的確是令我很害怕,「我能嗎?」「我是嗎?」我常常在與自己交互詰問;另一方面,我知道我不可能永遠待在這裡,我不能忍受自己不認識這個世界其他的地方,無法深入其他的人怎麼生活、怎麼思考、怎麼做,把自己永遠封在這個小小的島上,我會瘋掉。
不過這也是不能急的,過去的我總是太心急了,一下子跳過好多步驟,現在的我要一步步補回來,先準備好托福吧!


Yu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Jul 17 Tue 2007 15:26
有一種感觸,不能不馬上寫下來。

愛一個人,不能持久;
恨一個人,卻很持久。

當偶爾翻開過去的心情筆記,我感到訝異:「原來我曾經那麼愛他。」像是文字故意誇大似的,我的心中難以激起同樣的波瀾。
反之,恨,在每一次回想時都是同樣的血淋淋,掙扎而驚心,像是忘了時間,不顧人事已非。

為什麼?

Yu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們學校是一個植物園,到處都是花草樹木,可是要照顧好這些植物,背後的工程非常浩大。
隨便找一個時間逛校園,我總是能看到有人拿著割草機將高低參差的草地剪到齊眉,大部分人眼中這些亂長的雜草,其實都有專人替它們造型。
再說台大不知道為什麼特別愛種落葉木,可能是因為它們色彩繽紛,ㄧ棵樹藏著千百種顏色,春天的新葉是嫩綠色,夏天漸漸換成墨綠,秋冬會轉黃然後隨著北風吹落地上,鋪成ㄧ片地毯,給腳掌一種綿密的觸感;但殊不知這些葉子可不是任它在地上腐化回歸自然就好,台大怎麼會容許滿地落葉濺滿馬路?季節ㄧ到,就會請人清掃打包走,在這有風的天氣裡,追落葉比什麼都困難。
還有,最象徵台大的大王椰子樹,我曾以為是最簡單打理的植物,但其實它巨大的葉子最麻煩,清理可是要派ㄧ台小卡車,從到椰林大道開到小椰林再開到任何會掉枝掉葉的的地方,ㄧ群人合力把落葉一片一片撿到卡車上,別小看幾片葉子,這可是能載滿一卡車呢。
更不用說年年三月開成盛事的杜鵑花,台大少說有幾百棵,而且花特別大,顏色特別多,先不論它們每年吃掉多少肥料,光是品種的挑選、移株、改良,甚至每棵之間的栽種距離,都是集全台灣最優秀的植物學者精心研究計算出來的,能不頂尖嗎?
其他像是總圖旁永遠配合四季栽種的草花,或是生態池、園藝植物森林各系的秘密研究花園,那些稀奇古怪、天花亂墜、又珍貴無比的花花草草多不勝數,在我眼中,台大絕對是一個精心佈置、規劃、維持、保養的國立植物園,用心及其花費程度不亞於羅浮宮的後花園。

你以為學校裡學生教職員是主人,而植物只是陪襯而已嗎?那你就錯了。在台大植物園,我們是客人,花木才是主人,畢竟它們一輩子在這裡每天受到無微不至的照顧,而我們只是短暫停留ㄧ陣子罷了;校園中的植物是比我們驕傲的ㄧ群,感覺它們總是用一種孤高的眼神,俾倪我們這匆匆忙忙來來去去的過客,也許在我們聽不見的時後它們還會相互咬著耳朵:「這些來我們家的學生阿,唉不是我愛說……。」沒辦法,對它們來說這裡是「家」啊。

你來過台大植物園吧?別忘了跟這裡的主人打聲招呼喔!

Yu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Jul 11 Wed 2007 13:43
  • 角度

之前一堂通識課在討論青少年犯罪,老師提出一個問題要我們討論並上台發表─「青少年犯罪的原因為何?又如何解決?」這是一堂幾乎什麼系都有的大通識,可以聽到很多觀點,而那次有一組同學他們大致上的論點是「青少年犯罪大多來自下層階級的家庭,因為他們父母教育程度不高,經濟狀況不好,當慾望使他們想擁有一些東西卻得不到時,就會用犯罪的手段,例如偷竊、搶劫、強取豪奪…。」幾位同學非常理所當然的論述,老師及台下也頻頻點頭,但我實在忍不住舉手質疑:「難道有錢人就不會犯罪嗎?」

這樣的想法得到很多認同讓我感到憂心忡忡。

這個社會不管已經M型了沒,上層與下層一直過著截然不同的生活,有些人會因兩三百萬的債務而壓垮整個家庭,有些人積欠銀行好幾億仍然過著優渥的日子,這個世界真的公平嗎?法律真的公平嗎?法律會不會只是用來制裁特定族群,而有些人是悠遊於法網之外的?
當監獄裡頭人滿為患時,有錢人的確很少,不是有錢人不犯罪,而是有錢人很少被定罪,想想芭莉絲希爾頓沒做幾天牢就風光出獄了,王又曾雖然待在拘留所但他目前沒有被定罪,許多政治人物、企業顯貴他們根本視司法於無物,那幾千萬、幾億的貪污、賄賂、內線交易可以幫助多少辛勤償債的家庭拿掉包袱?可以資助小朋友幾輩子的營養午餐?

我一直覺得,身為台大的學生,佔盡了各種好處,幾乎可以斷言未來的我們都會是社會未來的開創者、主導者、決策者,這樣子的使命下,我們更要使自己脫離眼前所處的環境,站在一個更宏觀的角度來看整個社會,體恤所有的人民。我們大多數人的家庭經濟都是沒有煩惱的,我們的父母大多受過良好的教育,我們可以無後顧之憂的求學和增強競爭力,然而,大部分的人沒有這麼幸運。

如果我們無法站在脫離自身的立場為所有人著想,這個社會只會越來越不公平,因為我們主導的一切只是為了我們自身(和我們後代)的利益。像是「欣賞藝文表演可以抵稅」就是典型只優惠既得利益者的法律,因為藝文表演本來就只為了討好特定階層(全民風靡韓德爾的神劇,或是傾心莫斯科交響樂或芭蕾舞劇,這有可能嗎?) 而這特定階層也就是有權利制定法律或通過法律的人,這樣完全失去稅負公平的原義了。如果我們都只這樣狹隘(自以為在鼓勵藝文活動),貧富差距可能縮小嗎?下層階層的生活永遠難以改善,因為我們根本看不到,從未體會過,就像那些振振有詞的同學們,窮人在他們的印象裡就是比有錢人無知、慾望不被滿足而特別容易傷害別人及社會。

Yu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