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610 (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這禮拜六是<超級名模生死鬥第三季>的最後一集,Top Model在最後一秒終於揭曉;其實我是個沒什麼機會看電視的人,這個節目算是我唯一的守候吧。

節目內容是十幾位參賽者要經過種種模特兒的學習與考驗,每週淘汰一人,最後只能有一人成為America Next Top Model。這次比賽到最後的兩個女孩,卡琳和娜依瑪,都是我很喜歡的,卡琳擁有很好的模特兒條件,只要一上鏡頭就非常美麗,可惜平時的她內斂許多,看不見那種名模的風采和魅力;反之,娜依瑪雖然鏡頭下沒有卡琳完美,然而她很有自信,懂得恰當的表現自己,而最後一場走秀更決定了娜依瑪的勝出。

看了這麼多集這節目,我除了喜歡它的各種挑戰、時尚感、專業、投入比賽的那種認真之外,我也突然明白「表現自己」的重要。

我相信每個人都是有優缺點的,不過,我們不只要學習,提升優點,彌補缺點,更要去認識自己,展現自己的強項;因為沒有人有空慢慢去挖掘一個人,大家其實都會先認識一些表象,但也不該把自己假裝成不是自己模樣,只有表現出真實的能力,才能讓別人喜歡自己,肯定自己。

如果人生也像是個不斷進行的淘汰賽,那就該使出渾身解數讓別人看見,不懂得表現,也許暗暗就被淘汰;我常會說「我不會」、「我不知道」,該改口了,因為這是退了一步,把事情丟給別人去面對,然而如果這是一個機會,那我會不會後悔自己的膽怯與裹足不前?

Yu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行政院通過女性墮胎要經過「三天思考期」的政策,蘇芊玲、黃長玲、李佳燕三位婦權會委員辭職。
看到這則新聞,我心中覺得又憤怒又哀痛,為什麼這些攸關女性的政策,決定於那些智低的男性官員,或不食人間煙火的宗教人士?為什麼我們社會上的女人得任由這些人擺佈操弄?更糟的是,我覺得這種愚蠢的政策未來還會繼續出現。

對於一個不小心懷孕而要墮胎的女孩子來說,規定的三天不是思考,而是蹂躪,整整72小時的地獄,還不包括墮胎後身心靈受傷的時間,我們該怎麼辦?
不管這事推行與否,女孩們,我們要更懂得保護自己啊!對每一次、每個人都要小心翼翼,不管那夜晚多麼撩人氣氛盪漾,不管那人多麼安全深情款款,我們只能謹慎,不要讓自己有受傷害的可能。

在某些時候,只有自己最愛自己,只有自己能保護自己,男人的腦子有時敵不過生殖器;意外懷孕,男性有責任,但社會更怪罪女性,不然為什麼要思考期?此外,墮胎後還要背負著殘害胎兒生命的指責,多少人會同情?
只要一次,一次的不小心懷孕,那我們就必須承受疏忽所帶來的罪與罰,三天的思考期,就是社會對於女性的嚴苛懲罰。

當整個社會、法律「強制」我們「思考」,那我們對男性的要求以及對性的態度是否也該有更「強勢」的「堅持」?因為除此之外,我們不安全,我們無法保護自己。

Yu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辰芸兒:老公訓練班比科技更具前瞻
—光是在台北忠孝東路就有三千一百五十八家門市的幸福工坊,是辰芸兒創立的本土品牌,三年前就嗅出市場的她,在外資品牌林立的成衣連鎖市場,仍然是最耀眼的一顆星。

作者:曾堡錄

今年過年,人稱幸福教主的老公訓練班鉅子辰芸兒不是出國旅遊,而是跑到紐約觀察好男人供給狀況。漫步在紐約的道路上,辰芸兒首度對外披露她對未來二十年全球經濟情勢的預測。她說:「好男人明顯短缺,會進一步引發通貨膨脹。」
辰芸兒認為,紐約絕對是在光復南路之後,幸福工坊的另外一個重要發展基地。

辰芸兒這個名字,也許很多人不熟悉,但她卻是全球生產量最大、國際布局最廣的老公訓練班霸王。她經營幸福工坊,在台灣桃園、加拿大、德國、中國深圳、江西、安徽、河南、黑龍江都設有工廠,主要客戶包括義大利Zegnazonga、Furafura、美國Gamigami、Max Lauren,年營業額超過九千八百兆元,占全球市場二分之一。

Yu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今晚我和J去跳舞,PR今天是制服之夜,也是為了配合一部電影的宣傳,「盛夏光年」,我滿喜歡這部電影的名字,它讓我想起自己「剩下沒多少光年了。」

我們兩個也都穿上了高中制服,扮高中生讓J聯想到「我的野蠻女友」的劇情,而我想念附中以及ISC,那個年紀不知為什麼地特別令人緬懷。我想,緬懷的不是清純的衣服,也不是年紀,而是那個時候我們的純粹的心。

又是一個好美的夜晚。燈光迷濛,令人亢奮又放鬆,酒精麻醉了別人,而我卻覺得清醒,渴望跳舞,為什麼?因為地板為了瘋狂而震動,因為音樂震耳,充滿著擺動的節奏,因為我有太多煩惱要甩掉,太多情緒要放縱;我好愛那種汗水淋漓的痛快,好愛那種夜深赤裸的坦白,我和J大多時間都停留在舞池中,縱情地消耗能量,跳舞讓人找到自我,就這樣,整夜不停地跳直到精疲力竭。

不遠處的沙發上,我彷彿看到一個長得像N的人,而他也正盯著我瞧,但我卻怎樣也走不近,原來陌生是這樣遠的距離。

J被很多人搭訕,但也很技巧性地全身而退,其實我覺得要電話、留資料一點意義也沒有,即使擁擠的舞池裡我們多麼靠近,然而現實生活中卻是風馬牛不相及。

Yu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Oct 06 Fri 2006 23:59
有時候,表現出的自己太脆弱,好像承擔任何一點責任都會柔腸寸斷;有時候自己又堅強得像顆石頭,好像可以承受無比的期待和苛責。太極端,都不是我,粉飾太多假裝了。

可以若無其事地挑戰應戰,但忍不住,在她面前哭了四十分鐘,真丟臉!我不明白,我不是為了學長姐而留在社團,為什麼要一次次地為他們受傷呢?而又為什麼,當我想置之不管的時候,懇求的又是我在社團的好朋友,我的處罰對誰影響又對誰殘忍呢?

為這煩了好幾天,N一說,我才發現癥結那麼微小,解決那麼容易,只是,我願意嗎?為了什麼呢?

那天快睡著的時候,我想到小時候常常跟妹妹搶東西,有次買了兩條新手帕,一條紅的一條粉的,不巧我們都喜歡粉的,搶了兩三天用盡心機,不顧大部分看到的人都說紅的比較好看;最後我也忘記是誰搶拿了粉色誰拿了紅色,只是兩條手帕都靜靜擺在各自的抽屜裡,一放十幾年,因為我們都是不用手帕的人。
只是要那種「贏」的感覺吧。

長大了,我還在倔降地賭氣嗎?

Yu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日子一下子來到大三,不要說別人不習慣,我自己也還沒習慣,大學生活一下子就過了兩年,混吃混玩一事無成兩年就這樣掰掰了。

青春的日子聽說會在回憶裡佔最多份量,當我開始想念,然而你已不在。

睽違一年,我這學期的課又回到雙班,很多人不見了,但也轉來很多,要我回想起大一,我卻是一點兒都沒有印象。而雖然這學期才開始,但也不知道為什麼,我覺得我會很享受這學期。至少會記得多一點吧。

禮拜一早上是稅法,唯一一堂課丁泰和秋文都在,林世銘教授很好,上他的課很專心很實在,而且他感覺真是個好爸爸,一邊聽課一邊想像當他女兒。中午是高會實習,很緊繃,還好下午是王志剛的行銷,教授口才不錯,沒太多壓力又有收穫。
禮拜二早上是方瑜的杜甫詩,有些教授,會覺得念台大沒聽過他的課會遺憾畢業,這堂課就是這樣,共同203上課前20分鐘就塞滿了;我難得修一堂中文系的課,平常在管院習慣了,有時覺得中文系學生真的很妙呢。中午是成管會實習,接著下午是成管會,劉順仁感覺非常適合當EMBA的教授,沒很喜歡也不討厭,只要他不要弄糟我這一科。
禮拜三早上是財務管理,陳業寧也是一個超級好的教授,把很難的東西用很簡單的方法講,不過財務管理要用數學,還有邏輯,是要下苦工的科目吧。下午是高會,許文馨是一個剛從英國念回來的年輕教授,她有心把我們當外國學生,上課要在桌子前面插名牌(這是EMBA最愛的花招),也很喜歡跟學生互動,還要我們分組討論安隆案,是個用心的教授,雖然有時候上得滿混亂的。
禮拜一到禮拜三我的課很滿又很重,不過接下來都很清閒,禮拜四沒課,禮拜五56兩節通識-視覺藝術欣賞與評析,然後就放假了。

Yu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Oct 05 Thu 2006 01:44
  • 舊情

「說不出你的髮色的濃淡,
常常從鏡子中誤見到倔強的你,隨即又發現那其實是我的孤單。
你走得何其痛快,從不顧念我有多麼難受,
但我可曾恨過你?從來也不恨,
平心而論,我折磨你就如同你辜負我一般多,
這樣很好,符合平等與對稱之美,
說到了平等,我常常不禁猜想,你是否也懷念著我?」*
一本書讀了100多頁,竟然一直忍不住翻回這段,感慨翻滾如海浪。

時光飛越,嗅到了同樣的季節,兩年就這樣過去?那十年是否也是一瞬間,十年後景物人事…,不敢再想。

Yu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迎新結束了。至少對我來說是結束了。

各方的批評褒貶,在我心裡已經沒有多大的波瀾,可以說是習慣了,也可以說是麻痺了。加入世舞社,悠悠晃晃進入第三年,我必須說,跳舞改變了我的人生。

我最近喜歡舉的例子是,今年暑假我到紐約,在那裡的青年旅館碰到一個台灣人,很興奮發現他竟也是台大的,長我一屆,雖然也是陌生人,不過他鄉遇國人格外親切;沒想到,第二次碰到時他問我:「你是不是跳民族舞蹈的?」我非常驚訝!他是第一次看到我後越覺得我面熟,因為他好似見過我跳舞。我那時才發現跳舞不只是跳舞,它塑造了我的形貌。

因為世舞社,我認識了很多朋友,面對很多事,也讓許多人因此認識我,某一面的我;從舞蹈中我學到儀態,從而感受自己身體的線條與極限;我知道我未來不可能走dancer這條路,但我依然得到很多終身受用的東西。從大一下負責送舊,接下來當舞弄公關長、主辦過新觀、花城、迎新,兩年多的大學生涯中,社團的活動我幾乎都辦過一輪,我學到能力,也有犧牲。
當機會成本太多,cost會變成loss,邊際效用漸漸降低。

我並不是這麼喜歡辦活動,成就感這種東西是會麻痺的,我希望這就是我最後一個活動,接下來該要接棒了!我不是自私,我不是退逃,我也不忍心看著你們找不到人力的愁容徬徨;然而,多做不是,少做也不是,我發現很難讓世界上大部分的人滿意,而鋒芒卻容易刺傷別人,也顯露出自己多麼不成熟。

Yu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