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608 (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今天是暑假到現在,第一次回到學校,第一次和好朋友聚會,在這個暑假,不管是出國或打工,散漫或積極,期待的就是這天,分散的線在此交集。

我早上想到女九洗衣服,提著大包小包,沒想到很倒楣宿舍施工不能洗,一直等到丁來載我脫離這個地方,第一眼看到丁,「哇,變黑了。」去了美東一趟,感覺比較MEN一點;後來打給杏娟她叫我們到大一女去洗,騎到門口馬上看到很久不見的杏娟,「哇,又不一樣了。」看她更自然地穿著短裙、淑女鞋,帶起耳環、首飾,活生生就是一個「女孩兒」,我這麼說,是因為過去沒有想過她能有這麼WOMEN的一面,俗話說女大十八變,女孩果然是會變的,只是早晚的問題。
再來是接到秋文的電話,我們遲到了兩分鐘,趕緊趕去,雖然我和秋文上次見面是兩個禮拜前,不過這著敗家女,喔不,因為「偶爾血拼所以才買這麼多」,又多了許多行頭─迷你裙和項鍊,我和大家聊著我和她去Boston血拼的經歷,大家看到她的大轉型都贊不絕口,我想我應該去開一個「女朋友訓練班」,雖然學費不便宜,但效果顯著。
我們到後門找了一家義大利麵店,然後很吵鬧地吃飯、聊天,因為真的很久不見了,四個人嘴巴沒停過,當然,不是在吃麵。飯後的甜點,是丁大手筆地在機場買的GODIVA巧克力,看到那金光閃閃的盒子,真的感動到,心裡的甜和巧克力入口即化的滋味一模一樣。

因為八月是我和丁的生日,所以他們送了我一條項鍊,我馬上就戴在脖子上,鍊子和我的紅背心一起閃亮;丁的禮物是我們在Boston買的襯衫,他的第一句話又是:「喔,好醜喔。」去年我們送他襯衫時他也是這麼說,沒眼光的傢伙,不過我想他很快就會愛上它了;然後大家在餐廳裡大聲唱起「生日快樂」,我們真的很吵鬧!不過這樣好開心,我們就是這樣的朋友阿!
本來可以聊更久的,但餐廳很心機重地把冷氣關掉,而晚上,大家又各有各的事,不忙怎麼叫大學生呵?所以溫馨的小聚會宣告解散。我和秋文要去信義新光三越,丁和杏娟載我們到捷運站,杏娟還想到她回宿舍可以幫我把衣服拿去烘乾,真是好窩心。
「改天再聚一次拉」,每次臨走前大家都會這樣約定,然而改天是哪天呢?總是好久好久以後的事,我寧可把握這一次,今天,好開心。

Yu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Aug 26 Sat 2006 23:26
  • saxman

晚上八點多,我正走出國父紀念館,忽然幾個音符掠過我耳朵,是某首歌的最後,很熟悉的旋律,但我怎麼想也想不起來。
一走出去,發現許多人或坐或站在館前的台階上,我隨著他們視線的方向望去,有個人正在夜色的風中專注地吹著管樂;另一首歌又開始,我深深地被吸引住,再也走不了,只有靜靜坐下。
好久,也不知道是多久,沒有聽到這麼動人的音樂,像是有魔力一般,佔據著我的耳朵、我的內心,滿滿地,想不了別的事,完全陶醉在這個微妙的紛圍之中。突然好想跳舞,如果N在我旁邊,而剛好又來一首老歌像是Lonely is a man without Love,我一定不顧眾目睽睽地享受這種浪漫,怎麼能浪費那麼美好的氣氛?
不過沒有舞一個人聽歌也是非常浪漫,一首接著一首,膾炙人口的像是「紅豆」、「情非得已」、還有N的起床歌…,讓大家聽得如癡如醉;我才發現國父紀念館的夜晚有這麼多人,大家一起開心地聽著音樂,有時跟著節奏搖擺,有時合唱,一些小朋友隨著音樂快樂的旋轉、跑跳,在一個平凡的夜晚,有動人的音樂陪伴,有種被幸福包圍的感覺
也不知道我坐了多久,聽了幾首歌,但越來越晚了,當他奏完My heart will go on,我走向前掏出薄薄的一百塊,順便問他吹的樂器是什麼,「薩克斯風」他遲疑了一下,大概是訝異有人對管樂器一無所知;「你聽了很久了吧」他笑笑對我說,我驚訝了一下,不過他既然知道,那我就順便請他多吹一些西洋老歌,「喔」他酷酷地說,然後送給我The Carpenters「Close To You」…。
吹完了這曲,我貪心地再問有沒有Casablanca,然後Casablanca的旋律就從薩克斯風裡流洩出來,柔情、憂傷、思念、溫暖…,好多情感隨著音樂飛翔,
Oh! A kiss is still a kiss in Casablanca
But a kiss is not a kiss without your sigh
Please come back to me in Casablanca
I love you more and more each day as time goes by

Yu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Fairy Tale
作詞:辰芸 作曲:辰芸

黑夜的花園裡
王子騎白馬
公主放下長長的頭髮
讓你爬上她的窗

銀色的宮殿裡
誰拿著玻璃鞋?

Yu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最近發現在Broadway非常火紅的音樂劇Mamamia在年底要來台灣,看到這個廣告讓我忍不住想起我在NY看的歌舞劇─Beauty and the Beast(美女與野獸)。
這是由Disney卡通改編而成的歌舞劇,也是從小我心愛卡通其中之一,我一直不知道心愛的理由是什麼,不像風中奇緣或獅子王有經典動人的配樂,也沒有仙履奇緣或阿拉丁帥氣英勇的王子(只有一隻野獸),不過就是喜歡;而它打敗了The Phantom of Opera, Rent, Lion King…,成為我們在Broadway看的唯一一齣劇。

為了買TKTS票亭當天的discount ticket,我們在Time Square耗了一整個早上,那天剛好是熱浪,NY熱得要命,不過以$59買到50%off的一樓中間票,心裡覺得好值得。Broadway夜晚比白天更活躍美麗,街上的人潮往各家戲院湧進,而我們很快就知道為何Broadway如此有吸引力,劇院棟棟皆是美輪美奐,復古華麗,水晶燈、絨毛椅、精緻的樑柱階梯…,好像來到宮殿一般;才坐在位置上就讓我覺得興奮不已,因為舞台,那夜夜令無數人癡醉著迷的舞台就在我面前,而當樂團奏出overturn,劇場頓時一片寂靜,什麼叫作屏息以待。

Beauty and the Beast完全沒有讓我失望,除了卡通的劇情以外,裡面還添加了不少巧思,而女主角的唱功自然純真,當然最大的賣點還是華麗的舞台,大型的歌舞,精采的特效,讓人大開眼見,不停發出Wow的讚嘆。

孤傲的王子從變成野獸後,一直等待心地善良高貴的女孩出現,但「牠」一開始想留住Belle的方式卻是囚禁她;然而等到他們彼此打開心防,大家以為可以他們會相渡一生,在玫瑰花凋謝前解開魔咒時,野獸卻讓Belle離開城堡,因為她想回家,她想念她爸爸,但她一離開,野獸以及牠的城堡可能永遠都無法恢復原狀。

「愛一個人,就是讓這個女孩自由。」野獸做了這樣的回答。

Yu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最近我收到了一張卡片,是親手做的卡片唷,我想大學生應該都沒這種閒情逸致吧,拆了信果然是個意想不到的人,燕玲學妹。

這個學妹是去年我幫忙「台大財會營」時我的小隊員之一,辦給高中生的這個營隊一直是我心中很美好的回憶,但沒想到營隊過後大家還會連絡;說起來也慚愧,學妹常常會發簡訊給我,不過我忙東忙西回得有一搭沒一搭,到是在今年五六月他們聯考前,我臨時興起就發個「加油」簡訊過去,沒想到這個聰明靈巧的學妹,今年就考上台大會計,真正成為我學妹了。

其實這是沒料到的事,一年前的營隊隊員,今年真的來到會計這個大家庭,萍水相逢的緣分,真的很難說。想當初我高一時,參加了「台大財金營」,寥寥的四五天卻讓我很愛上這個系這個學校,說不出哪裡好,也許是一股驕傲與自信的魅力吧,使它變成我當年讀書的目標;而更神奇的是,當年同一隊的小隊員,現在有五個在台大,當初誰知道一個營隊會讓素昧平生的我們變成同學?當然這個系已經沒有當年我心中的神聖偉大了,然而那份感動卻難以抹去。

學妹考上台大會計,會不會也是個夢想走入現實?
我們會計是比別人辛苦,像我這種又懶又不聰明,卻想要兼顧大學三學分的人,每學期期末都能料見一科會計狠狠拉低總平均,但有壞的一面也會有好的一面,扎實的學習為了走更遠的路,幸福和殘忍總是在一瞬間,而看到學妹不免想起當年的我,莫忘初衷…。

我現在害怕的是,我在學妹心中的完美形象要毀滅了,哈,親愛的學妹,我不能罩你會計,不過累了難過了我可以陪妳哭泣。

Yu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Dear All,
我回台灣了。當我從飛機俯瞰這個小島的時,真的覺得這是一個美麗的地方,更何況,這是我溫暖的家。
然而我一回台灣,竟然開始發高燒,不知是太累或是被傳染,燒了一整天,自己都嚇了一跳,不過很快就沒事了,也慶幸自己不是在異鄉生病。
當然一回來,就有準備好的壓力撲上來,馬上就跳回忙碌的陣線,而回想起我在美國的這五個禮拜,日子真是過得太好太悠閒了,生活集中在交朋友和購物上,開心極了,但累積的事情還是要作,我已經捲起袖子準備工作啦。
回台灣到現在,兩件事情最不能習慣,一個是「時差」,每天吃過午餐我就開始昏昏愈睡,眼皮沉重,大白天我卻一直打哈欠,做什麼事都不能專注,別人看起來一定很好笑;另一個是「吃」,國外食物有國外的特色,但台灣確實是美食王國啊,東西美味、多樣而且便宜,算成美金感覺東西像是不要錢一般,害我吃個不停,算是補償自己去NY的飢荒日子。
在美國我寫了不少隨筆,畢竟到了新的國度總有不少的成長與體悟,但我打字慢又沒多少時間,之後才會慢慢整理出來,與大家分享交流。Boston與NY都是非常令人眷戀不忍離去的都市,值得在生命中佔一段旅程。

Yu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昨天,NY熱浪來襲,氣溫高達102℉(快40℃吧),本來就擁擠的城市像是個發燒的嬰兒,幾乎無法呼吸。

我們住在Manhattan的Chelsea International Hostel中,就是有點像YMCA的學生宿舍,房間很小而且「沒有冷氣」,晚上的高溫根本無法忍受,我們已嘗試裸睡、將床單打濕(半夜就乾了),並放了濕毛巾和水在床邊,但半夜依然滿身大汗,醒來後難以再入睡,只好翻下床沖澡,讓身體降溫,甚至擦也不擦就躺回床上,反正熱氣很快就會蒸乾身體,而且也毫無「著涼」的可能。

Hostel是很多人推薦給自住旅行的住宿方式,尤其實像NY這種物價昂貴的地方,它真的很便宜,比如我們住的這家每晚只要US$28;有人說夏天住在NY的Hostel絕對讓你對NY「永生難忘」,因為真的是熱到無法抹滅的痛苦,加上我們碰到熱浪就更不幸,「打一顆蛋在房間地上都會熟」。

(現在邊回想邊寫都覺得全身發燙…)

今天是我們住在這裡的第四天,加上熱浪,讓我們真的受不了想換到較貴的air-condition room,折騰了一下午卻沒有換到,但想起昨天半夜的痛苦經驗,我們鼓起勇氣跟櫃檯說要退房,雖然不是很順利,然而最後還是全額退回,我們打包好去找別的旅館。

Yu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天我們去大都會博物館﹝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參觀,這間博物館和法國羅浮宮,以及大英博物館齊名,名列世界三大博物館之一,佔地廣大、館藏遍佈世界各地幾千年古物,我覺得New York有這間博物館就永垂不朽了。
白色羅馬建築的外觀,很氣派,參觀採自由捐獻,Admission$10,我們只給$1,沒辦法,窮學生在很多方面是身不由己的;我還另外花了$6去租中文導覽,準備好暢遊一番,然而世界各地幾千年文化一整天下來依然逛不完,只能略述徜徉文化藝術中的部分體驗。

我一開始看的是「中國館」,大都會博物館的中國文物的收藏並不算傲人,然而我一進入到這個館,彷彿置身家鄉。沒有故宮文物的精巧細緻,但是陶瓷家具以外,另有幾尊大佛、一牆敦煌壁畫…,卻顯出氣勢;因為離開了自己的國土,因此這些文物上不寫中文,只有英文,即使這些獨一無二的藝術珍寶被好好地奉養保存著,即使各地的遊客千里來欣賞讚嘆,我依然感到憂傷不捨。也許,我應該坦然、大方地放下過去的欺騙和掠奪,畢竟是過去,歷史也應當交還給歷史,但偏偏中國的歷史如此傷痕累累、滿身瘡疤,觸景思古,情緒一波淹沒情緒。

「十九世界歐洲繪畫」,算是大都會博物館的精采之一,浪漫派、印象派等大師盡出,Manet﹝馬奈﹞、Degas、Cezanne﹝塞尚﹞、Monet﹝莫內﹞、Renoir﹝雷諾瓦﹞、Pissarro﹝畢沙羅﹞、Van Gogh﹝梵谷﹞、Rodin﹝羅丹﹞…,看到這些在畫本上才看得到的真跡一一呈現在眼前,心情雀躍不已,當我仔細關注大師繪畫,眼光跟著那一筆一畫而流轉,感情也隨著紙上的情緒而澎湃,好像到了另一個國度,靈魂閃閃發光。

另一區「歐洲繪畫館」,也收藏了文藝復興、古典和新古典等等的繪畫,人性的真善美,精雕細琢下顯得栩栩如生,牽引出人類內心對美好的感動。The Death of Socrates( by David),是幅乍然出現在我眼前的偉大創作,畫中的Socrates﹝蘇格拉底﹞右手接過毒酒,左手指天說著靈魂不死,表情傲而不屈,讓人為之動容。有人說世界上唯有兩個人的死亡被眾人記得,一個是耶穌,另一個就是Socrates飲鴆自殺,而這幅畫證明了。
死有何懼呢?人生求的不就是一種姿態?

Yu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