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605 (1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被天地允作一隻高翱的鷹,
然眷戀是羈絆的牢籠。

Yu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不知道我是從什麼時候愛上摩斯的,摩斯似乎讓我擁有許多美好的回憶。
有印象是我高三快聯考的時候,每次在家裡念書念累了,就會溜到對面的摩斯休息,點不起套餐只點了一杯紅茶,在慵懶的背景音樂下翻開書,有點專心又不太專心地讀著讀著渡過一次次的煩悶情緒。

我常把摩斯喻為「都市沙漠中的綠洲」,在荒涼枯燥的都市裡,摩斯有一點不同,也許是它新鮮健康的餐點,永遠坐不滿的位置,輕輕的講話聲和音樂…,讓我覺得這裡的氣氛很特別,彷彿是每個都市人在尋求的寧靜和自由。
摩斯常讓我感受到一般餐廳不會注意的體貼,比如說有次當我單點漢堡沒有點飲料,店員就會很窩心地附上一杯白開水;有時候我只點了一杯熱紅茶想久坐,店員就會附上茶包,奶精糖包無限供應讓我可以一直續杯。這也許只是摩斯標準化程序裡的一小步驟,不過記得這些細節讓人印象深刻。

有一次我到摩斯(台北車站店)的洗手間戴隱形眼鏡,戴完後我很粗心的把我原來戴的眼鏡忘在原地,隔天我發現後,不抱希望地打電話詢問,沒想到已被撿到收起來,我開心地留下名字和電話;不過隔幾天我去領的時候,我的眼鏡卻意外地和其他的失物一起被丟掉,摩斯的店員不停地和我道歉,而且負責到底,讓我再配一副眼鏡而且「全額給付」。我那次真的很感動,一家漢堡聯鎖店可以做到這種地步。

今天下午我在摩斯(台大店)買了套餐,下大雨,我剛走出店門口就把整個袋子掉到地上,飲料倒掉整個袋子都濕了,但我當時一定需要一個袋子才能帶走這些食物,所以我又回到摩斯;店員非常客氣地接過濕掉的袋子,將裡頭的東西拿出來擦乾重裝,並且重新倒給我一杯新的飲料,「小心走,小心拿喔。」店員將完好如初的袋子交給我時微笑地說。

Yu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在我回家下公車的那一站,一家Easy Shop開了好幾年,每次走回家時,我很容易穿過透明玻璃看見一排排內衣褲陳列再櫥窗裡,櫥窗跟隨著季節、流行翻新得很快,每隔一兩個禮拜,就會看見新的款式上架。
最近我發覺女孩子的內衣做得越來越漂亮,從以前單色、強調功能、繡滿層層不切實際的大蕾絲,慢慢轉變為顏色活潑繽紛、強調舒適好穿的款式,而且種類越來越多樣,櫥窗美不勝收,感覺到女人越來越幸福了。

高中畢業旅行的時候,我無意間注意到一些平時打扮亮麗的女同學,換下來的內衣竟然是那種很舊的阿媽款式,而且白色洗到都泛黃了,自己覺得滿驚訝的,因為疼女兒的媽咪從小都給我和妹妹買許多好看的內衣,而媽咪自己的內衣也是又多又漂亮,且像每一件外穿的衣服一樣,整齊的擺放在專屬的抽屜。

「內衣又看不到為什麼要好看呢?」的確,內衣穿在層層的外衣裡不太受注意,不過我相信─會穿上舒適美麗的內衣的女生,必定是非常愛自己的!每當我擁有了一件喜歡的內衣,穿上它我就覺得非常開心自娛;而早晨選一件搭配外衣、適合心情的內衣,也會讓我感覺整天將會很順利。

內衣,就像是個人私密的珍藏,自己曉得就很喜悅,不需要別人看到,也不需要讚美或是大聲宣揚,美是自己認同的,這才是真正美女的自信!而「內衣外穿」在我眼中不過是「對女人約束的其中一項解放」而已,我們可以選擇外露可以不要,露不一定就美、就吸引別人注意,不露也不一定就保守不合潮流,選擇自己想做的事,我想這是解放的意義,也是多元社會的基本價值吧。

內衣美不美、露不露其實不重要,女生是不是真的越來越幸福,越來越懂得疼愛自己,這才是主題,擁有自己欣賞的美麗,不必阿附別人眼光,這才是內在美的精神阿!

Yu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May 23 Tue 2006 23:32
  • 改變

其實大家都是自私的吧,我們只是想保留住喜歡的地方、喜歡的一切。

在我進社團的那次迎新,有三個喜歡聯歡舞的女生進入了社團,感情很好甚至住同寢。然後呢?
下一次迎新的新生裡,有多少人常來社課聯歡?
下下一次迎新的新生裡,有多少人常來社課聯歡?
下下下一次迎新的新生裡,有多少人常來社課聯歡?

我們要走過多少路,從失敗中學習多少次,用多少光陰多少年,才能了解到不得不改變?我們跳著十年前流行的舞,穿著五年前的表演舞衣,留住了精神卻留不住一顆顆年輕的心。從絢麗到黯淡,從風靡到沉寂,從前我們頂著台大三大舞蹈性社團的光環,現在卻唏噓了起來;我們仍然循著原路走,也許現在不會怎麼樣,只是有些無力有些孤單罷了。

我有,絞盡腦汁想幫這一切解套,看得出來我很努力嗎?我想了很久。是我看得太遠還是你們看得太淺,去年今年明年的我們,到底有什麼不一樣?

Yu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個暑假我和同學計畫著要去美國遊學,前兩天終於確地點,也去代辦繳好訂金和報名費,終於有一種塵埃落定的感覺。不知道為什麼,明明是不複雜的事,我們卻走了好久,繞了一大圈,也許是覺得長大了什麼事都該自己來,然而也許,我們並不是真的那麼的懂事。
我們確定的計畫是去美東,從七月3號到七月28號到Boston--Kaplan上四周的語言課程,29號再搭飛機飛New York,在那裡玩一個禮拜,算是遊學加自助旅行吧。聽起來簡單的行程,不過我們原先要去的四個人可是經歷過種種討論、爭執,一變再變之下才作出這些共識,可惜的是丁泰不一起去了。
遊學接下來的事情還有很多,我們的I-20還沒下來,簽證還沒辦,機票還沒付錢,NY旅館還沒訂,每天的行程也還沒討論,而且,不知道總額會不會超過我們的預算…。
這是我們第一次自己遊學,面對一切的不熟悉是一種挑戰,可以把這些當成學習、當成賺經驗值,有時辛苦一點,也會多學一些。 其實,任何事情,只要投入時間下去都能得到經驗,然而我們有多少時間?我們需要多少經驗?有多少經驗是真正對自己人生有價值的呢?
這些抉擇對我而言真的很困難。

轉眼自己就要大三的,剩下的大學生活寥寥可數,我不再是那個有理想就能向前衝的小大一了, YES和NO也開始絕對了起來;過去夢想的事,實現了多少?後面又花費了多巨大的機會成本?

就要飛往Boston、NY,其實我的內心很興奮很期待,在自己狹窄的象牙塔裡待太久,重複進行一些思考和動作,我想我將我過去所學所擁有的能力都揮發耗盡了;在異國裡,我可以自由的闖蕩,用全新的視野,吸取未來的能量;我希望跳脫出侷限的渾泥,以一個過客心情,靜觀天地。

Yu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最近藝術季沸沸揚揚,除了花城,很多舞蹈性社團都參加演出,這幾年來台大的舞蹈性社團大增,跳舞的人口增加,從宣傳、表演、活動等很多方面,可以感覺到這些新的舞蹈社團他們擴張版圖的雄心壯志,我認為他們是充滿戰鬥力的。

有時候想起來,我會有點擔心我們社團,當聯歡舞不再蔚為潮流,當高中同性質社團紛紛陣亡,新一代將不知道「什麼是聯歡舞?」
「經營」社團的人越來越少,「玩」社團的人越來越多,這是有差別的,經營一個社團,社團興亡、活動成敗都與自身攸關,我們不會放著社務沒人管,而會主動、積極地負起責任,因為是我們自己在經營,已畢業的學長姐其實只能給建議,愛莫能助。

我們算是「經營」社團的人吧,有沒有想過今年我們的社團和過去有什麼不一樣?除了新生(大一)劇減,舞蹈資源不再豐厚,其他舞蹈性社團消弱了我們的人力、場地,還有什麼嗎?我們穿著五年前一樣的舊舞衣,跳著十年前風靡的歌和舞,一樣的戲碼,反覆咬嚼,毫無新意。「舞蹈社」的光環早已不在,什麼三大舞蹈社團現在像個諷刺,我們無法丟掉傳統的大帽子,也沒有追尋新的內涵與力量,死守在原地,能期待到一些什麼?
除了我們社團,相信各大學的土風舞社團也都面臨一樣的困境,這是潮流我們要面對這個事實,也許可以粉飾太平,也許到我畢業前也不會出什麼狀況,然而身為一個台大的學生,不是應該要看得比別人遠,事情做得比別人先嗎?

每次我辦完一次活動,都覺得自己變得好老好老,老到連再往前走一步的力氣都沒有。辦完花城,我像是窮盡了能量,耗盡了體力,回頭張望,我已經大二了,而我為社團未來的發展留下了什麼契機呢?我不愛長敵人士氣滅自己威風,只是看著過去出走舞蹈社的國標和現代舞社,如今都有自己的一片天地,有點感慨,一切不是偶然,這也是經歷過一次次的檢討和改革的。

Yu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5/8(一)、5/9(二)花城舞展,台大學生第一活動中心大禮堂6:30進場
1. 現代 Jazz
2. 國標 Rumba
3. 世舞 波蘭
4. 現代 宜家
5. 國標 Modern
6. 世舞 蒙古
7. 國標 國偉cha
======================
中場休息

Yu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為什麼會計系要會VB呢?當大家練習著那些似懂非懂的程式語言時,心中都會有這樣的怨念。
教授說得很好聽:「這樣以後會計資訊系統出了問題,你們就可以把程式碼拿出來看一看、改一改,然後解決問題...。」
是這樣喔?

學了一點皮毛,以後應該還是什麼都不會吧;而即使練得再厲害,看在資訊系類的人眼裡,也不過雕蟲小技。不過再怎麼不願,今天晚上就要考了,我好像慢慢整理出一些規律。
仔細想一想,VB很難嗎?真的,沒有辦舞展難。辦舞展很難嗎?真的,沒有中會難。「從最難的做起」,這樣其他的就不算困難了,不過舞展完隔天5/10要中會期中考,我還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Yu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是第一次這麼想吧,想要放棄,在經過了一個又一個忙碌的迴圈,這一次,我幾乎要轉身出走。
已經找不出時間找不出手來完成這些迫切與繁瑣,已經不足以用嚎啕來發洩我所承受的壓力與折磨,我以為我不輕易示弱,不輕易在你們面前脆弱,我以為。
如果不是這些人,這些感情,這些來不及用理智澄清的承諾與道義,我還會在嗎?我一走,一切的光鮮與成就將瞬間毀滅,這個殘局,誰可憐幫我收?
剩下五天,但對我來說像是漫長的五百年,一秒一秒地在過,有人心疼,有人幫忙,有人陪伴,然在某個層面來說我還是覺得非常、非常、非常孤單。
真不像我。

Yu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好一陣子沒有寫網誌。寫網誌往往是在我空閒的時間,一忙起來,常常就會放棄寫,無論是多麼精采的事;然而,忙碌到一個高峰,我又會開始寫,因為寫文章對我來說是一種治療,在筆尖抒發的當下,痛苦會被整理、被理性、被慢慢平靜。

最近非常忙,忙到一個高峰,瀕臨崩潰的臨界,因為距舞展只剩下六天!每個學期都要這樣循環一次瘋狂忙碌的生活,我漸漸懷疑我也許自虐的,喜歡這種靈魂被撕裂、意智被拉扯的「痛」快,不然我怎麼會一次又一次,甘心讓自己陷入這種極端的深淵?

又開始失眠,混亂的思緒找不到出口,淺眠到甚至被雨聲驚醒,想自己怎麼會那麼被壓力所牽制。憔悴的姿態、紅腫的雙眼,我怎麼能這樣出現在別人面前?我已經不像我。

總召要注意舞展分工、協調每一個環節,又還是社上的負責人,每件事從頭到尾細緻的分工、監督,社團願意出來當幹部的人…,文宣的大小事也要我一手包辦,怎麼可能每樣都做得好?我總是不輕易說難過,尤其在最親密的朋友面前,我喜歡笑著說「好啦我知道」…,好朋友會跟我說:「辰芸你那個社團真的要節制一點……」。

我從熱鬧的人群當中,慢慢爬,爬到一片寂寞的山丘,這兒行人很少,偶爾幾個人走過,拍拍我的肩、摸摸我的頭,笑一笑,我知道你懂的,我還要繼續走,即使這是一片寂寞的山丘。

Yu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