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604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我這學期選了網球課,之前我從來沒接觸過網球,上了這堂課以後我才發現自己手腳之不協調,對球的掌握度之差。

早上八點十分的課,我晚到了一點,同學們已經找好伴開始對打了,正想混入人群中,老師從遠遠的另一方叫住我:「辰芸!」老師從第一節課就記住我的名字,然後每次看到我就要得意的大喊出來,不過我早就明白被老師記住名字不會有什麼好處,「來,過來,老師跟你對打。」天阿,對打!之前因為下雨天,我已經兩個禮拜沒打球,連拍子怎麼拿都忘記了,而且就算我回覆我之前的「水準」,我還是沒辦法跟老師對打吧;我看著老師拿著拍子抖擻地向我走來,我感覺自己會是隻死在他拍下的小蚊子,好想轉頭逃跑。果然如我預料,老師迅速發了兩個球過來,我只能抱著我的拍子跳開,我不想要激怒老師,但我真的打不到,總之,不知道來回了幾次,我一顆球也沒打到,有種想自盡的感覺。老師開始討厭我了吧?

第一次覺得自己的體育會被當,想當年我修「團康土風舞」和「現代舞」時根本沒這種憂慮,常常遲到、翹課,老師還是誇我表現好輕鬆得高分,而我也一直不能體會那些跳不好的人肢體是出了什麼問題。現在跟我同網球課的一個同學,之前土風舞課也和我同班,她一下子認出我是舞蹈社的,雖然我對她完全沒印象,只不過此一時也彼一時也,她大概很難想像一個學舞的人打起網球來會這麼得不和諧吧。這個人肢體是出了什麼問題?

不過也因此認識了一些人,上次和一個日文系的學姊練習對打,她也是個初學者,兩節課下來我們不停地忙著撿球,沒想到她竟然是網球社的,好驚訝,她說了原因:「因為前男友很會打網球,所以要學網球幹掉他,」哇,愛情真是偉大到接近妄想症了,「而且我很喜歡聽網球擊在拍子上那砰砰的聲音。」學姊說。我能想像,陽光下一個男生揮舞著球拍,踩著有節奏的腳步汗水潾潾,螢光綠的小球在拍上擊出砰砰的聲音,那真的是亮眼迷人的畫面。「你沒問題的,以後我們可以一起練球」好啦我承認我色,「真的嗎?」「恩,順便,我還可以當你男朋友呢。」「呵呵,好阿。」喔耶我真是把妹高手。

今天又教了發球,空揮拍時動作都做得很好,但一拿到球我就死掉,我發現我的問題是─我根本沒辦法把球往上拋一成直線,不是太前就是太後不然就會打到自己,反正我的學習困境往往是這種小事情,說出來笑死人。

Yu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喔,親愛的,你不是說你最愛早晨了嗎?怎麼一封簡訊打亂了所有?
不請自來的傷人文字,字字刺入你的血肉裡,洗臉,用淚水,沖落昨夜的夢留下的塵埃與氣味,同時,你也用力刷著你心臟,表面上的斑斕鏽痕,刷到又腫又紅,卻回不去最初的樣子。你坐在床沿,沒有力氣起身,一個人面對著空蕩蕩的房間獨自舔著寂寞。

我知道,你幻想中唯美早晨的模樣:整夜睡在愛人的被彎裡,直到晨光乍現,他剝開棉被,捧起你的臉,吻你,你微笑著慢慢張開雙眼,像是睡美人被王子吻醒的畫面;起身作早餐,水聲和碗盤敲擊著和諧的旋律,他走向你,學著「美麗人生」的義大利腔調對你說:「早安,公主!」你們相視而笑,美麗的一天由此展開。

很美的畫面,卻有些遙遠。是你的,他終究會來,他不來,不代表不在,只是你不能一直等待。

一個人,也能創造甜美的早晨阿。拉開窗簾吧,陽光地頭吻著你,灑下天空藍。你嗅到了嗎?那種清新,那種暖意,那種氣息,好熟悉;原來愛,不曾離開,只是我們不懂得珍惜。

Yu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快成了一種慣性循環。每個禮拜當N要遠遠離開我的時候,我就會和他發生不愉快的口角,不是感情不好,只是突然間我們就會落入一種傷心的狀態;這並非蓄意的,彷彿是潛意識隱隱作祟,讓人不由自主地陷在非理性的情緒下。

剛剛又吵架了,哎唷!

今天我很可憐回桃園的時候不巧月經來,這是我每個月的地獄,每入一次我就會審慎思考一回我到底要不要生孩子,那種綿長的痛加上鮮血淋漓的畫面不斷折磨,沒受過的人怎麼能懂?
這個時候,最好是能被男朋友的手緊緊環住,感受有個人陪伴,感受一陣陣溫熱傳到身體裡,「好心疼唷…好一點沒?」低沉的耳語悄悄蓋過處痛,很難受卻又會變得很甜,就像是兩個人共同經歷苦難與挑戰一樣。
然而,今天當我回到台北時,N卻要走了,沒人照顧沒人關心讓我頓時充滿了失落感,理性上我知道要堅強阿,但我還是忍不住在電話中咿咿哎哎地吵鬧起來,N說「不要這樣讓我為難啦,真的很痛的話就去吃止痛藥。」話題到此終結。這樣喔,把我丟給止痛藥?

今天看電視人家才在說,「用狗兒取代男人」,狗兒忠心不會背叛、不會亂發脾氣、外遇也不甘你的事。現在N給我靈感想到「用止痛藥取代男人」,經痛時吃一顆,頭痛時吃一顆,心痛時吃一顆,很好,我要男人幹麻?我嫁給止痛藥,然後我這輩子什麼痛都掰掰拉真好是不是?

Yu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傷心的時候,我想要衝出門,淋一場大雨,要徹底的濕,徹底的淋淋。浸濕了外衣,顯透出貼在朣體上的顫抖線條;淹沒了面頰,直到傷心的眼睛氾濫成災;濕透了頭髮,變成一束一束黑色的長河往地心引力的方向奔流。

我,好想要嘶吼,和著閃電粼光,傳到幾丈外的人群中,讓他們驚畏吧,那聲響是我的撕心裂肺;好想要大哭,眼淚應該用飆的、噴的,狠狠摔落,同雨水一同滾入地底與海洋,不斷循環流轉,直到千千萬萬年無法抹滅...。

然而,現實中的我不是這樣,下雨天,我躲在我的傘下,緊抓住包包,凝視著雨滴從雨傘落地的拋物線弧度...,別潑到我身上阿!

是的,想像只敢在文字中發飆,才能瀟灑,才能輕狂,才能擁有我靈魂的,放蕩。
不要在意,這正是個強說愁的年紀。

Yu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週末,一大早和N約好去運動,中午的時候各自回家沖洗掉滿身大汗;下午,一起去真善美看電影─「作畫與做愛」(Peindre ou Faire L’amour),我最近迷上了這種歐洲電影,完全跳脫好萊塢的思維,讓人不停期待下一秒會發生什麼事;法國鄉村的美麗風光,不急不徐的情節,平靜又驚喜,彷彿是我們兩人目前的關係;晚上,我們到Tasty吃牛排,微黃的燈光與一道道美食,這不知道是我跟N的第幾頓大餐了?

很多個相處的時光,我們就在這種悠閒、愜意的步調下度過。
和N在一起之後,我變得很安逸,過去對一切事情的汲汲營營,對比出現在的雲淡風清,週末就是出去玩、大啖美食、擁抱和嬉鬧,煩惱變成很小很小,很不重要。

不過我也因此胖了許多,從過年到現在一直沒有瘦下來,芝姐稱之為「幸福肥」,日子過得很滿足,沒有想要更動一點點的欲望,雖然變胖得忍受媽媽的重複勸戒和妹妹的毒牙攻擊,雖然有點兒擔心我們變得像「瘦身男女」,不過開心的時候還是堅持肆無忌憚的大吃,盡情享用一天又一天。

能幸福,多了點肥又如何?:)

Yu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今天去小巨蛋看鐘樓怪人,我毫不猶豫地決定以「驚艷」來描述我對這場大型歌舞劇的印象,比想像中最好的畫面都還更好,而且特別。

用特別來形容是因為它跳脫古典歌舞劇的模式,投入現代新穎的元素,雖然背景是中世紀巴黎,然而服裝、舞台、換幕皆以較現代的手法呈現,舞蹈加入特技、街舞、芭蕾過渡的現代舞,當然最令人激賞讚嘆的音樂,在傳統美聲上融入流行音樂、搖滾、藍調…,能想像嗎?那是一種入耳即難以忘記的音樂。

全場以原汁原味的法文演出(法文真的好聽阿),口白很少,以四五十首歌曲一氣呵成。從克林果利以宏亮的歌聲高唱《大教堂時代》,我整個人就身陷在整齣戲裡,然後七個主要演員接力似的出場,譜出一齣慾望與真愛、邪惡與單純、權力與壓抑…衝突跌蕩的悲劇故事!

劇中的愛絲梅拉達,雖然她愚蠢地選了外表帥氣卻是個爛人的菲布斯,不過最後她的死亡─毫不後悔地選擇為愛而死,感覺壯烈又真情,像花火般殞落,是世界上美人最孤傲的抉擇;我最喜歡的是加西莫多(鐘樓怪人),他的善良高貴掩蓋過外貌的一切殘缺,且他的歌聲低沉深情,像一隻巨獸悄悄滑入人的心臟深處,整個就是個man,只要他一出場我的情緒就會很激動,最後還忍不住為他哭了──那個畫面真美阿,男舞者抱著穿白紗的女舞者旋轉、舞動,如果我是女主角我會選擇愛他。

真的會選外表醜陋到極點的怪人喔?呵呵,反正我不是女主角一切都只是假設性問題。這天,我爸媽和妹妹坐在我前面幾排的位置,好朋友S坐在我右手邊,親愛的N坐在我左邊,幸福的一切都擁有了,假設性問題就留給假設性問題吧。

Yu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