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603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下雨,一整天不停。
我獨自走在夜幕的長街下,撐著我的粉色小傘,看著雨點從傘尖滑落到地上,打濕了我的衣服頭髮,濺濕了我的鞋襪。好想回家。
每當下雨天,我腦中就會浮出我童年時的一個畫面:當屋外下著傾盆下雨,我安穩的躺在我房間我的床上,冷冷的空氣吹過我的面頰,被窩裡卻是暖和的,外頭的雨在屋瓦上敲著不規律的滴滴答答,牽引我進入濃濃的夢鄉,雨一直下…。好多個雨天,好生動的畫面,我記得,用一種泛黃潮溼的顏色鋪在我的記憶中。

突然我明白,我一直是在重重保護下長大的小孩。

我從來沒有獨立過,直到現在,儘管,我在十六歲那年離開家上台北念書,我依然是在別人的呵護、照料、寵愛中度過些年,曾經我自以為是的驕傲生活,然而,我不過是溫室裡的花朵。
沒有人規定一個人該什麼時候開始獨立變成熟,成年不再有成年禮,只有禮物和蛋糕祝賀,而實際上成年也毫無意義,有些人一輩子都只是個孩子。

那麼我該什麼時候成熟呢?生命告訴我,就是現在。

Yu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今天經過排練室A,聽到裡頭傳來悅耳卻隱含有濃濃哀傷的音樂,不知道誰在練舞啊?雖然曉得一定不認識,然而還是忍不住推門進去。很冒昧的打擾,原來裡面是一個國標社的男生,很巧的是他正在練習五月花城的舞,這首西班牙文的音樂被編成一支Rumba,雖然他的舞伴還沒到,但在這音樂下,仍能想像這會是一首吸引大家目光的舞。

聽到這首音樂,又讓我想起之前砍掉的那支西班牙佛朗明哥,它是支雙人舞,佛朗明哥的Rumba,原本我跟N要跳的,不過取消了,改成菲律賓的安達露絲。我跟N真的很想練那支西班牙,誰知道阻力很多,學長姐先預設練舞時間不夠,練不好會丟臉,再說什麼人太少不符合傳統,反正就是一頂大帽子,壓得人喘不過氣來。現在換成菲律賓舞,同樣是一對,舞台也是很空,也不符合傳統,不過就沒有人講話。
很多的時候我討厭「傳統」這個詞,感覺就是個找不了差錯的藉口。「我們當年不行你也不行!」值得捉摸的人性。

不過我也沒有什麼好怨,畢竟是我決定放棄的。我知道如果我決定要做,沒有人能阻止,他們最多只能說著閒言閒語,因為最多批評的人往往沒有親身投入。殺掉這支舞的兇手是我,也可以說,自己最大的敵人永遠是自己,批評、輕蔑、忌妒的冷眼,我沒有決心去對抗。也許吧,過去的我會堅持,現在的我往隨和的方向走,太多的事等著我去安排、協調,我也學著妥協。

自己雖然是花城三社的總召,然而還是會私心的希望自己的社團是最搶眼的,舞碼出來了,希冀也落空了,不搶眼,這次我們社團出的舞都是平平淡淡中規中矩的舞(也不用太期待我的演出),燦爛的燈球終究不是為我們轉,我們也不是掌聲與歡呼聲的高潮。當我目前把行政工作都做的很好,當我想見美好的文宣吸引很多觀眾,當很多朋友帶著期待為我而來,我依然會有揮之不去的小失落。

畢竟當個舞者,舞出最美的自己,才是我喜歡的身分。

Yu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我也很希望這次花城的西班牙舞能多出幾對上台表演,但沒有找到,就像是沒有找,除非是心思很細密的人,才能察覺到後面一大堆的繁瑣。只有一對,我也是很不甘願的。
以前傳統怎麼做,現在就該怎麼做,但卻讓人到力不從心。我感覺這幾年來,舞蹈界變了很多,明確是什麼我也說不上來,是喜好的轉移?是投入的減少?反正統稱為一種「潮流」吧。以前容易的事,現在變難了許多,我們不像以前擁有大把大把的資源和人力(沸騰的心?)。

隨便再找一對半調子的舞者?
聳聳肩說沒辦法只好放棄這支舞?
這些都是比較容易的途徑但是我不想這樣。

如果把這次一對的佛朗明哥當作一種嘗試或創新呢?佛朗明哥基本上是有單獨一對的,也許在我們花城的傳統上不曾有過,然而觀眾根本不會在意是不是符合傳統,而其實這幾年來我們這些舞蹈性社團也一直在改變中,像國標社今年沒有小摩小拉,而要出一些偏爵士的東西,這是要和現代舞社拼嗎?然想想,有何不可呢?而且就算國標真的跳爵士我看也會和現代舞社有很大不同。我們常常為了要和國標社和現代舞社作區隔,而避開許多滿討喜的舞型,像爵士、華爾茲、西班牙PASO類的舞…,其實現在已經不會有人把我們和這兩社混為一談了,怕的是別人根本不知道加入我們社團也可以學到這些舞,更怕別人覺得我們跳的舞好像都很「怪」。
這一來,這支佛朗明哥其實根本沒有出不出的問題,只有跳得好不好的問題。佛朗明哥漸趨流行,大家的眼睛也看到挑了,我很明白要上花城需要怎樣的程度,要接受怎樣的批評與磨練,這是個嘗試,而我很願意投入。結果是好是壞,現在誰也無法一口咬定。

Yu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偶然拿起了兩個月前的計畫表,我不禁驚嘆到:「哇,我竟然完成了那麼多事。」忍不住給自己很滿意的微笑。但再翻翻接下來的計畫,「天啊!還有好多事呢,其實才剛開始呢。」
最近的日子,變得比以前漫長,每一分每一秒都不捨得白白浪費。很多事過去只有想過,真正在嘗試時才發現沒有想像中簡單平順,壓力是有的,即使我可以用自信裝飾我的外表,其實還是會灰心,這時我會回頭看看走過的路,平靜由然而生,「不要怕,不就是這樣走過來的嗎?」

權力伴隨著責任,當責任很大,要部署許多事,協調許多人,生活好像變得很擁擠,其實心靈上是更加寂寞了,太難讓別人了解;好像每個人很容易親近我,然而親近了表面,卻到達不了裡面。
不是我在偽裝,只是有太多的事很難明白解釋,而且事實上,全面了解一個人也是不必要的,我只需要你感受到,輕輕拍著我的手說「加油」,這個情景就值得我回味好久了。
我想,一個人在生活上可以依賴著很多人,但精神上則必須要獨立,當我感覺我愈來愈獨立、堅強,那種喜悅美不勝收。每個人也許都要經歷一些考驗才能長大,才能「認識你自己」。

Yu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