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我的狀態好像出了一點問題,在情緒上、心理上、精神上都不是那麼穩定,三者又相互牽絆,常常會出現令我無法控制的情形。其實大部分的時間我都像過去一樣,是正常的,唯獨那小小1%的失控,就會亂了之前的99%,把一切都毀掉。

我第一次這樣是在這禮拜二晚上,突然間,我整個心情就盪了下來,被強大的缺乏與空虛佔據;我躲回家,但情況卻愈趨惡化,我感覺到我的腦子開始凌亂、飛快地攪,像果菜汁機一樣,我被強迫著思考,但思考只剩下碎屑和渣;我感覺我的腦子像爬進了無數的小蟲拼命繁殖,然後肆無忌憚地囓咬著,焦慮與恐懼駐紮在最內層,腦袋腫脹了兩倍大,沉重地掛在我的脖子上。
我沒有辦法去想,即使想法一直在飛旋,我卻什麼都抓不到,想不起來最基本的事,費力去想,不停去想,卻完完全全,空白;甚至,我也沒辦法控制我的肢體、言語能力…,一切都無法控制。這種時候,會理所當然的覺得,寧可死掉也不要受這種苦痛(但我不會真的這麼傻)。
那晚,是可怕的夜晚,惡夢是連續擁擠的、色彩鮮豔的,我夢到森林著火,深紅灼熱大片大片地燃燒;我夢到我的耳朵裡頭有東西,我用手拼命挖卻爆出了鮮血;我夢到白色的湖、晶瑩透明的水色和下雪的背景,但我卻在裡面不停地不停地狂哭;我夢到銳利的刀,刀痕和吻痕竟然都是血淋淋的,跋扈又陶醉地在我皮膚上鑽出一顆顆骷髏,太多太多……。醒了幾次,但感覺還是在地獄,我的身體虛脫,像經過幾百輪戰役,我被狠狠掏空,只留下疲憊,我該休息吧,但睡著又是無盡的惡夢輪迴。

我是怎麼了?我從來不曾這樣。然而,大部分的時間我都是好的,這幾天也有在處理一些事,冷靜而條理地處理,像我往常一樣。只是我並不知道我什麼時候會再發作,畢竟它只是要一個輕輕的引爆點而已;於是我只好選擇盡量不出門,拒絕許多邀請,我沒辦法跟不夠親密的人出去,因為我真的無法預知會發什麼事,如果我又導致了災難,我會感到更加的挫敗。所以,等我好一點囉。

原因並不單純吧,我自己也只能一點一點去釐清,尚無法完整。大致上是因最近我的生活突然改變,而這勾起了我過去一些不舒服的經歷,使我對未來恐懼、沒有自信。我的身上埋了許多瘡孔,之前自己不知道的嚴重。

平心而論,我絕對不會給自己現在的生活評價為谷底,因為有幾天是充滿高潮喜悅的,1%的痛苦,我還在克服。現在有人可以陪我聊聊,我不至於沒有窗口;沒有很多固定的行程,我可以把自己的作息調得亂亂的,害怕惡夢時寧可選擇不眠;沒事時翻翻一些心理學或哲學的書,也會轉移很多心思;而昨晚難受時,我嘗試著喝一些酒,熱熱醺醺的感覺讓我睡得很好。我在治療,我會保護自己的。

商務女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