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507 (1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今天是我們四個高中好姊妹的聚會,順便幫我慶生。
早上約八點到西門錢櫃新館唱歌,真的非常早,而且我知道大家一定不會遲到,所以我只好乖乖在六點半起床,迎接早晨的空氣,讓我感覺自己今天很新鮮。
四個人,包廂剛好,芝姐和我先到,所以先點歌,發現很多新歌都不會,我們果然老了,很難再迷戀那些小男生小女生,所以我們點了些次新的歌,動聽就好。
妍佳和穎安也來了,妍佳穿了一雙新帆布鞋,但頭髮和上次見面一樣,怎麼都留不長?穎安因為出門的麥片事件臉色很綠,而且喉嚨又啞啞的,不過唱歌還是很好聽,此外,我發現她又是新耳環,造型像一堆互相圍繞的行星;大家唱了很多歌,唱到十二點,氣氛很歡樂。
我喜歡她們送我的生日禮物,一件土耳其藍無袖上衣,我喜歡的顏色,以及粉色民族風的長裙,芝姐一直覬覦它。我馬上就換了,把原來穿的衣服收起來;記得去年她們送我的生日禮物也是一套衣服,所以我明年生日聚會時不要穿衣服去好了,反正她們會送給我呵。以後我們幾個生日都送一套衣服吧,變裝遊戲滿好玩的!
午餐,我們繞了一下西門町,最後決定去師大吃一家泰式簡餐(忘了店名),我們各點了檸檬魚、鳳梨炒飯、炒牛粉、椰汁牛肉;因為很好吃,我把我的份吃完後,也把芝姐吃不完的吃掉了,我這個舉動很多如果讓我別的女性朋友看到,她們一定會用驚奇又羨幕的口吻大叫:「你吃好多喔,你們麼還這麼瘦啊!」我每次聽到都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因為我沒有很瘦,而且我也不覺得我吃特別多阿;不過今天和穎安吃,她卻說:「我覺得你們都吃好少喔。」呵呵,當平凡人的感覺真好!
吃完飯我們到三兄弟吃冰(還是吃),大家吱吱喳喳說了好多事,還要幫我唱生日快樂歌,但我不想要變成十九歲拉。
在捷運站要分手,又是依依不捨的時刻,不知道下一次大家都有空是什麼時候?
我真的很喜歡和這群姊妹的聚會,大家要長長久久聯絡下去!我抱著我們當年的夢想,期待彼此未來的模樣;想看你們談戀愛,工作,結婚,養一群活潑可愛的小動物生一堆亂七八糟的小娃娃,呵呵,真好!

Yu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早上八點半起床,比平常早,所以很從容地吃早餐。
換上短裙、高跟鞋,才發現很久沒打扮了。
第三個到法文課教室,第一次那麼早,心情很好,翻開課本就預習了起來。
今天是陳主任上課,他的課很難起勁。
下課後和秋文去吃午餐,久沒吃,發現邱媽媽漲價了;天氣熱,我覺得配菜米粉有點酸味。
下午上地球村的課,氣氛還不錯,Tony一直問大家想不像當海盜(課文在講女海盜),這個問題好笨喔。
久沒穿高跟鞋,走得很不順,一直快跌倒,感覺路人都在嗤嗤笑,不過越走越好。
我得多穿高跟鞋,因為它讓我注意儀態,不過我的腳掌越來越不美,練舞練到長繭,但要當一個好的舞者,這是必須犧牲的。
晚上本來要約人吃飯,但沒約到,大家都好忙,這件事得延後。
回家和妹妹一起對發票,中了兩百元,哇,真幸運!

Yu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遲到五到十分鐘,就算是浪費別人時間,何況他每次讓我等,都是一兩個小時,或是一個早上,一個下午,他說他不出現就算了,不想見面就算了,我的生命不是可以被放在一邊等他出現的!
看著他來又離去的背影,我失落又冷靜。都十二點了,我怎麼可能還會出現?有些人,你花一秒鐘就約得到,有些人,你用一輩子的青春都等不到;還有些人,曾經你一秒鐘就約得到,但現在你可能永遠都等不到。

Yu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沒什麼原因,純粹是一種說走就走的衝動,於是今天有了市立美術館一遊。
戶外天氣炎熱,美術館卻涼爽無比,學生的門票是15元,還可以免費借語音導覽,物超所值。
我們從二樓的典藏常設展開始欣賞。典藏常設展,應該就是美術館自己所購買、收藏的藝術品(非借展或是特展),大部分為平面藝術品。對於這些美術館典的藏藝術品我非常有興趣,一方面是因為我自己偏好畫作,較不喜歡偏離傳統太遠現代藝術或裝置藝術;二來是因為這些美術品雖然都經過西方藝術或現代材質的影響,但還是有濃濃的本土味,應該是美術館有刻意收藏近代台灣藝術家的作品,以及對台灣美術發展有代表性的作品有關,這和之前我去參觀的奇美博物館大異奇趣。而我對於斯土斯情所產生的共鳴,不免也強烈了很多。
三樓的展覽讓我有些感觸,其中一部分是〈童顏‧心象〉,作者是一個國小老師劉國正,乍看以為是可愛的兒童展,因為畫中主角都是小朋友;但仔細一看,才發現裡面的小朋友稚嫩的臉龐、天真的動作下,不只有幸福,也透露出不安、焦慮、憂愁,顛覆我們心中兒童的童年生活,讓人隱隱開始擔憂起現代的孩子,他們脆弱、懵懂的心靈,是否能適應這個迅速變動、無所認同又充滿假象的時代?
三樓另一部分是好幾位女性作家的聯展,女性一些特殊的細膩躍然紙上。在一幅畫前,我站了良久,我覺得這幅畫寓意深遠,簾幕後面另有一番世界,不過有些人卻匆匆掠過,但我想即使他們仔細瞧,所看到的和我所也不會相同。每個人的頻率、振幅相異,因此對於每件作品的共鳴大不相同,一個人以為美的,別人也許不以為然,一個人所能看見、感受到的,再多的表達也無法讓另一人感同身受。
一樓及地下室的藝術品大多是立體的和現代的,素材五花八門,很多是想都想不到的,那些作品通常是要看名字,才知道它大概代表什麼。有看到我很喜歡的作品,但對它的讚賞往往是那些創意;也有些作品荒謬奇怪,甚至譁眾取寵,對於此類,我以看黑特版的心情,笑一笑,不予置評。
到美術館,個人感受與體會的激發,往往比作者所要傳達訊息來得多,而感受「如人飲水,冷暖自知」,期待大家自行體驗囉!

Yu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 Jul 23 Sat 2005 23:59
  • 裝箱

我在台北的小套房,從高中住到現在,三年多了;妹妹今年上高中,也要來台北念,因此這個暑假就決定要把套房重新裝潢。因為要裝潢,我得搬出去,但可怕的是,我的所有東西也得搬出去。我們從昨天開始,把房間內的東西一樣一樣塞到大紙箱裡,然後用膠帶封起來,你想像不到,一個只住了三年,八坪不到的地方,竟然有那麼多東西。
我自認為是個簡約的人,平時不愛亂買東西,也沒什麼收集嗜好;然而,這次的打包工作真的讓我震撼到了,書本、衣服、餐具和一些家電好幾箱不說,各抽屜的零零碎碎,竟也裝了四、五箱,而且真的又細又雜又多,彷彿怎麼收都收不完一樣。
翻出了很多過去的回憶,也丟掉了很多。收了兩天,房間裡絕大部分的東西都被封裝入紙箱裡,家裡頭頓時空了起來,有點像我剛搬進來的時候,空空蕩蕩,什麼都沒有。
土黃色的大紙箱,靜靜地被堆在樓梯口,一個一個跌得高高的,這些,是我高中三年,我天真的、可愛的、幼稚的、快樂的、喜歡的、瘋狂的、懵懂的、受寵的…三年,以為多偉大、多繽紛,其實不過是這樣罷了。
再過幾個禮拜,我就要暫時搬離這間套房了,目前我想在台北找另一個落腳的地方,不然可能要通車,想到就害怕。

Yu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爸爸目前的工作在南科,所以這兩天全家到台南看他。前一天我們到赤崁樓前吃台南小吃,吃了好吃的台南米糕、擔仔麵、魚丸湯…,不過南部的天氣熱得嚇人,所以我們就沒去參觀赤崁樓與孔廟了。
今天我們則是去朝拜遠負盛名的奇美博物館,奇美博物館是有名的私人博物館,由奇美實業的許文龍先生指示設立,其中館藏豐富,共有西洋繪畫雕塑、樂器、古兵器、自然史、古文物五個部門,完全免費參觀,使其人喜好藝術的美名傳播千里。
西洋繪畫雕塑區的展品完整,令人不禁以為到了國外。從古希羅時期的藝術品,淳厚、外放、比例完美;文藝復新時期,尊嚴、慈愛、充滿對上帝讚美;最多的是新古典與浪漫派的作品,飄逸、生動、唯美、充滿熱情、引人讚嘆,而其中的雕塑品,大部分都是收集此期的,比例完美、五官精緻的人體裸像,讓我想到一幅畫的故事:那是說一個雕塑家完成了一個女人之後,漸漸對之起了愛慕,忍不住就吻了雕像,而那真感情,竟然始雕像變成真人。我看著這些雕像,也能想像他們真的變成真人的景象,甚至期盼著。
其他如樂器區,收藏的小提琴世界有名,很多小提琴家的夢就是能使用那些名琴;古兵器區,各種兵器琳瑯滿目,推陳出新,略可見過去戰爭的頻繁與殘忍;自然史區,聚集了全世界各種動物的標本,這種展覽,我之前從沒有見過;古文物區,展品不多,不過很多都是出國才看得到的,像是埃及或是羅馬的古文物。
館內人不少,但佔地大,並不會顯得擁擠,館內也很人性化,有很多給參觀者休息的椅子,我坐著,靜靜感受藝術本身帶給人的無窮開闊與喜樂。
奇美博物館的豐富與偉大,讓我不免也燃起了開一間博物館的雄心,把人文素養落實於社會。看著每樣東西,發現隨便一幅名畫可能都是我傾家蕩還買不起的;不過,妹妹很阿莎力的的跟我說:「那就展我畫的吧!」恩,這是一個好方法,「不過那只能和這裡一樣免費參觀了。」我們倆的美夢在大笑聲中融合。


Yu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很多人問我遠距離戀愛好不好呢,也許我沒有辦法客觀回答,但我真的覺得,不好。
之前我認識一個朋友,她男朋友在澳洲,寒暑假才回來,感覺她對愛情看得很成熟,還笑笑地跟我說,她和她男朋友的感情很好,我真的很佩服她的勇氣。他知道我男朋友在新竹,於是她說:「澳洲和新竹還不是都一樣。」我聽到的當下,有些錯愕,怎麼會一樣?新竹還算在北部,但澳洲和台灣卻是隔著太平洋。不過現在我慢慢懂她的意思了,超過一個範圍,那就一樣算是遠距離了。
沒辦法有急事一通電話四十分鐘就到,沒辦法一起吃飯,沒辦法想像對方生活的景像,沒辦法在想念撕破理智時觸及對方的體溫。
也許有人不排斥遠距離,「男朋友(女朋友)又不是交來給你依賴的。」但我無法把情人完全精神化,距離,是問題,好難。
愛情本身就很困難了,不然怎麼會有那麼多才華洋溢的男孩,那麼多聰明善良的女孩,孤單迷惘,獨自感傷?愛已經夠辛苦了,何必加上一個地理上的挑戰,讓它難上加難?


Yu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兩天是第二次國中基本學力測驗,我陪妹妹到龍潭農工考試。
妹妹第一次學測沒有考好,我心裡滿內咎的。
第一次學測時我沒有回桃園陪她,那時在忙社團送舊,我是負責人,分身乏術下我選擇了社團。送舊結束,有些批評,不過大部分的人反應都很好。辦送舊,之中多少有些紛紛嚷嚷,回想起來,我真不需要為一些不著邊際的人煩心,花了那麼多努力,犧牲了那麼多時間,現在我卻覺得有點空虛。經營社團的價值有多少?投入了很多時間、熱情、創新,別人不一定像你一樣看重,也不一定因此看重你(有些人甚至連尊重都不懂),其實我知道,我已經不需要靠辦什麼活動,來證明自己的能力。
上大學以後忙很多事,讓我回桃園的次數大幅減少,和家人的相處也不如往前,妹妹國三的這一年,我陪他的時間少得可憐,更別說指導她功課,和她分享讀書方法、考試技巧,一切都是她自己默默在念。她第一次考出來的成績,完全不如大家預期。
現在的我,是有一些後悔了,有什麼事比自己的家人更珍貴?很多事的重要性真的不如和家人相處,或是栽培自己的兄弟姊妹,因為對自己家人的付出,那絕對有意義,也是一輩子的價值。
想想你的家人吧,不要像我一樣!

Yu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財會營從七月五號開始,連續四天,而在今天畫下感人的句點。天空下著大雨,我送小隊員們出校門,從視小到大門口有一段路,衣服鞋子都溼了,但我寧願這條路再長一點。
討厭小孩子的我,從來都想不到高中生這麼可愛,又或許我帶的第十小隊是個例外,每個小隊員都讓我覺得又聰明又貼心。
起初我覺得我們這一小隊很平凡,大家都很靦腆,尤其是一開始要想隊名隊呼時,簡直就是我和玉山兩個對輔在乾著急。但第一天玩小富翁就讓人刮目相看,非常有活力又團結,每關都是快速過關,而且拿了超多錢,最後遙遙領先成了第一名。接下來幾天的RPG、假案偵查、食字路口…,同樣的,過關斬將,不是第一也是前幾名,真的很厲害,而且大家還建立出革命般的情感。不只活動上很傑出,對於課程也很投入,明明每天都玩到精疲力竭,回房後還得約出來排戲排到半夜,但隔天白天上課都很認真,再累都還會努力撐住,讓我真的不能不誇他們。
除此之外,我覺得小隊員們還會做很多貼心的事,比如說點歌給隊輔,偷偷在留言板上留言,或是拉著你的手跟你說:「在你們的領導下,我覺得我們這一小隊的感情特別好耶!」這句話從他們童稚的口中說出來,令人很難不雀躍。最後一天活動成發,他們演出的劇竟然是以這次財會營當背景,最後以一首「感恩的心」作結尾,還改了詞,變成什麼「感恩的心,感謝隊輔…」,我在台下,幾乎要落淚;後來,他們得意洋洋的下臺,跟我說:「我們要給你們驚喜,所以一直保密,都是半夜趁你們隊輔不在時偷偷練的。」真的是驚喜,我深深被感動到了。
想來這次財會營,籌備了好幾個月,投入了六、七十個人力,真的付出很大。開會的氣氛總是很混亂,尤其越到後來,就越像戰場,千頭萬緒,好像永遠都理不清。記得最後總驗那天,隊輔以及工作人員要實際跑一次小富翁、假案偵查以及RPG,我們從十一點多,經過最酷熱的中午,一直驗到下午三四點,真的是很不可思議的勞累,而且在陽光下烤了好幾個小時,我的皮膚被曬到疼,像要燒起來了。
而上營的那幾天,也是很辛苦,我們隨時要注意小隊員的情況,以及流程和時間,常常還要陪小隊員跑關,而且還要跑在最前面,好像回到高中,變得超級熱血。
然而,當小隊輔也是最棒的角色,因為能和小隊員建立感情,能分享他們的故事、回答他們的問題、看著他們每天很開心很開心…。之前的疲勞都在營對結束的這一刻飛走了,現在的我滿心喜悅與感動,人與人之間的情感,真的是微妙又深刻的。

Yu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每次看社團朋友的個版,我都會覺得有點寂寞,為什麼大家都有那麼多時間,練那麼多支舞?好多支舞都是好舞,我也好喜歡,渴望了好久,但卻眼睜睜的看它在我眼前飛走;錯過這次,以後不知道這支舞還會不會出現,再衝動一點我就會說,我也要練。
前幾分鐘的我才說不要再排事了,不要攬一大堆事。如果無法全力,那就是破壞自己的能力;無法有很高的配合度,那就受浪費別人時間;無法做完美,那就留下遺憾,我應該把握最重要的事不是嗎?
但當下的我,整顆心都是那支中國舞,這是我喜歡的,為什麼我不能去追求,已排定了好多事,我確定分身乏術,但轉念又想我如果再加入這件事,不過就是更累一點罷了。我願意,我還年輕,我想衝,為什麼你麼可以做我卻不能。我好矛盾。
我不知道為什麼我的時間剩那麼少,我已經很努力了,我用盡全力完成我所夢想的生命,我願意流汗,也不介意痛苦,因為我討厭看著機會在我眼前流逝,我是那麼的拿不起放不下。
矛盾是一種宿命嗎?我不想猶豫不決,我討厭優柔寡斷,我敢愛敢作,我想要縱身投入,但理性叫我停。
時間太少了!

Yu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天痛到睡不著,翻來覆去,起床,看時間已經四點了,而我七點半就有約,可能睡不到兩個小時,索性不睡了。
已經第三天了,之前都沒有痛這麼久過,一定是最近吃冰的緣故,我決定以後不吃冰就是了,但現在只能任它痛,做什麼也沒用。深夜,一個人虛弱地坐在書桌前,靜靜的感受那種一波一波的緩慢深沉疼痛,那不是劇痛,但夠折磨。整個城市都黯淡了,好安靜,好無力,好孤單。這時我的腦中就會浮現許多很悲觀的想法,比如說,懷疑會一直痛下去,永遠都不會停止;或者,懷疑自己會受不了,然後默默地死去…。我不要。
柯柯說他今天很累,我不忍心吵醒他,朋友也都睡了,現在的我,沒有能力叫誰半夜起床陪我。我的腦中想起一些臉孔,但都是那麼的遠,舊得令我難以觸摸。
又想起我曾經背棄的溫柔,再一次想落淚,這是一種枷鎖,這是永遠解不開、斷不絕的。而且最近我發現,這些局中人,沒有人能了解我的感受,他們是繫鈴人,但感受卻是生於我,他們從未進入。當然,他們也有他們各自的苦,我也無法到達。
「愛沒有錯」,我總是信誓旦旦的宣告,但現在我自己都開始懷疑了,如果愛真的沒有錯,那為什麼這個世界上,有那麼多的人為愛受折磨?
兩種痛,今天我得一個人承受。
我一直都比自己想像中堅強吧,多少的磨練、多少折磨、多少煩憂,我都是咬著牙撐就過來了。雖然痛,其實我很甘心。

Yu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早上去練財會營晚會要上的女爵,Rumor轟炸著我的耳朵,我穿著細肩帶,但還是跳得滿身大汗。這兩天身體不太舒服,但下午還是照原計畫去紅樓聽崑曲。沒發現這種行程排的有點極端。
這是我第一次聽現場的崑曲,在紅樓二樓,由水磨曲集演出紅梨記,和我同桌的兩個阿姨一直熱情的和我解說,原來今天的男主角是個有名的小生─楊汗如,平常他都在國家戲劇院演出,聽到他的戲我真幸運。
第一場<亭會>,是我愛的才子佳人的戲碼,不過很滿曲折的,名妓謝素秋,與解元趙汝舟互相欽慕但未曾蒙面,於是謝素秋扮成良家閨秀(閨門旦─傅千鈴),安排與趙汝舟(巾生─楊汗如)相遇,兩人互生情意。
崑曲聽起來,一個字千回百轉,而上下字又層疊緊密相接,一唱三嘆,對我而言甚是耳目一新。雖然我是門外漢,但聽過真的覺得楊汗如唱得好,聲音悅耳高昂,動作自然大方,非常引人注目;但我絕得傅千玲唱的也不遜色,雖然唱腔相似,對於聲音的表現,她更細膩略帶嬌聲,很符合她的角色。這種表演很細緻、內斂,它不會刺激你的腦神經,卻讓我感到喜悅。
第二場<花婆>,敘述趙汝舟(巾生─陳彬)戀愛後無心應考,於是花婆(老旦─林佳儀)便編了一個鬼故事嚇他。這場戲比較逗趣,聲音、表情、動作也比較誇張,不過跟現代的戲劇比起來還是溫和內斂得多。花婆的角色很討喜,有點搞怪又可愛,但演得快比唱得好了。聽說陳彬是團長,架勢很好,也很能抓住觀眾,讓我印象深刻。
這裡不用門票但有低消,同桌的阿姨們叫了兩壺茶,我叫了茶點,我們一起吃。茶杯很特別,杯底有兩條活靈活現的水墨小魚,我喝茶的時候都會盯著牠們,深怕牠們一不小心游到我的肚子裡;服務生穿著金色的改良式旗袍上衣,看戲時走來走去幫客人添水;我坐在最前面的桌子,右手邊不遠就是樂隊,有揚琴、笙、和二胡,其他的我就不認識了;來看戲的人很多,大多都是中年以上的人,像我這樣的年輕人很少,不過也有外國人。這裡雖不是最傳統的茶館,但有茶館的感覺,和劇院截然不同,可以泡茶,可以談笑聊天。
舞台上唱戲聲、樂隊、觀眾的竊竊私語、與茶杯輕微的碰撞聲此起彼落,但我心裡卻感到,無限寧靜。

Yu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 Jul 01 Fri 2005 00:00
  • 篇首

這是一個很特別的時間點。
舊的學期過去,下一學期尚未展開;過去計畫幾乎結束,新的計畫開始籌備;十八歲的青春接近尾聲,而十九歲的想像正在醞釀。我一邊反省,一邊眺望;一邊品嘗成就感,也一邊接受挫敗與失落;似乎走了很長的一段路,又彷彿才要開始實現夢想。
我要做的事很多,不要做的事也很多,接下來的我可能會很不一樣,不管是好是壞,我希望紀錄下來,或者說,創造出來。
「年輕的汗水、青春的筆墨都不會白流。」這是我說的。

Yu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